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专题文章

向母猪群养的转变:需要考虑的决策

2014年11月 5日 星期三

在2014年伦敦养猪会议上,密西根州立大学的Ronald O. Bates解释了向母猪群养转变过程中的必要决策。

翻译:温鹏

伦敦养猪会议2014

取决于法律规定和市场压力,多半在未来五至十年,北美许多养猪生产者都将必须从妊娠母猪限位栏饲养的方式转变为母猪群养。

在这个转变当中,养猪生产者需要做出许多决策,而这些决策很多都是相关的。不幸的是,转变所需的成本将不会得到市场价格方面的补偿,而这个成本可能是留在这个行业里所必需付出的代价。

养猪生产者如果考虑转变为母猪群养的话,就应该考察下列决策点:

  1. 母猪存栏的状态
  2. 可用的融资来源
  3. 选用的饲喂系统
  4. 每头母猪的地板空间配额
  5. 每栏母猪头数
  6. 管理实践和员工培训方面的改变,以及
  7. 产量期望可能会发生变化。

简介

整个北美范围内,养猪业都正在经历着20世纪中期以来生产实践方面的一场最显著的转变,从妊娠母猪的单体饲养转为群体饲养。驱动这种转变的是立法和消费者购买决策方面的共同作用。最近,大量购买并分销猪肉的零售商和食品服务链,包括麦当劳、Oscar Mayer、Kroger、Sysco和泰森都宣布,他们在鼓励各自的供应商从妊娠母猪个体限位栏转为群养。取决于立法和零售商,许多养猪生产者在2017年和2022年之间将必须做出改变。

这种改变不仅是改变猪舍系统、将母猪个体限位栏改为群体栏的问题。过去几十年来,整个养猪业的遗传选育都是在动物个体饲养的基础上进行的,而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样选育出来的母猪在群养环境下不能很好的发挥生产性能。为了做出这个改变,养猪生产者将不得不重新思考母猪管理的方式。有证据显示,母猪整体生产力能够与单体饲养的母猪保持近似。

然而,群养母猪的管理与个体限位栏的管理不同。养猪生产者必须更多地理解母猪的行为,而且尽管母猪是群养的,但生产者仍然要对母猪的管理仍然要面向个体。

需要考察的决策

在个体限位栏转向妊娠母猪群养的过程中,猪场需要做出许多决策。这些决策大部分可分为下列类型:

  1. 母猪群的状态将是怎样的,现有的畜舍建筑能否继续使用,还是需要额外增加空间或建设新猪舍?
  2. 项目的经费从哪里来?
  3. 将使用什么类型的饲喂/畜舍系统?
  4. 每头母猪的地板空间配额的设计规范如何?
  5. 每栏母猪头数的设计规范?
  6. 动物管理和员工培训方面需要做出那些改变?
  7. 生产力会不会改变,如果会,将对后续的生产成本和长期盈利能力和经营活力产生什么影响?

在每个种类当中还有许多子类,也都必须解决。然而,这些要点可以提供一个框架,帮助生产者设计一套从个体限位栏向母猪群养的过渡计划。

尽管下列讨论本身是线性的,但许多主题都是互相关联的。

融资来源

考虑转变的猪场必须现实地考虑初始资本成本的问题,以及转变后生产力可能会发生变化,从而可能影响现金流。和这种类型的任何项目一样,现实情况下应该假定,在一定阶段当中现金开销会增加,而收入可能会降低。资本状态良好的猪场应该能够与贷款方合作,开发出一套合理的过渡计划,计划应包括改造/建设阶段开支增长时的现金流帮助,还要进行某种敏感度分析,从而展示收入可能降低的程度。这将有助于贷款方理解,在猪场经历这项转变的过程中经营贷款方面需要什么样的变化。

面临压力很大的猪场应该评估当下的财务状况,确定自己能够支付什么类型的过渡计划而不会让自己的状况恶化到资不抵债的程度。这将会有更大的挑战。国家猪肉委员会和密西根州立大学都提供了工具,可以帮助比较过渡方案的成本,并对不同的畜舍系统进行评估。然而,猪场将需要从提供设备并完成安装的公司那里获得精确的报价,要详细了解自己的生产成本,并且对过渡可能造成的生产力下降做出现实的估计。

饲喂/畜舍系统

养猪生产者在考察饲喂系统和畜舍系统的类型的过程中,许多后续的选择方案会自然而然地确定下来。这是一项重要的决策,因为一旦一种类型的系统安装完毕,短期将很难改变。

在考察可选方案的过程中需要考虑若干重要主题:

  1. 采用竞争性饲喂系统还是非竞争性饲喂系统?
  2. 猪场希望对妊娠母猪的饲喂量实施多大程度的控制?
  3. 该系统能否维持高水平的母猪护理和福利?
  4. 该系统是否需要更多的或更专业的人工?
  5. 猪场人员的学习这种不同系统的管理的能力如何?

非竞争性饲喂系统让母猪在采食饲料的时候不会受到其它母猪的干扰。主要的非竞争饲喂系统是母猪电子喂料器(ESF)和自由出入单体栏(FAS)。竞争性饲喂系统是允许母猪采食过程中互相竞争的系统。主要的竞争性饲喂系统是地板饲喂、无门饲喂栏和涓滴饲喂。然而,对于涓滴饲喂,有争论说母猪之间的相互干扰很少。但是,因为母猪不受保护,在涓滴饲喂系统当中仍然会出现母猪采食当中受到其它母猪干扰的情况。Levis和Conner(2013)对各种群养猪舍系统进行了更全面的描述。

表1按照饲料控制水平、护理与福利水平、是否需要专业人工以及对猪场员工管理能力要求等方面对上文提到的五种主要的饲喂系统进行了分类。这些分类某种意义上讲有些绝对,属于作者本人的观点,仅作讨论之用。

表1. 母猪饲喂系统的分类
 非竞争性竞争性
项目ESFFAS地板饲喂无门单体栏涓滴
饲喂控制程度 b
护理与福利 a High
专业培训b d
员工
管理能力c
与猪场有关 与猪场有关 与猪场有关 与猪场有关 与猪场有关
a 取决于护理与福利的定义。
b 高为最好。
c 高为最好。
d 高说明需要的培训最多。

应该认识到,ESF的确会在母猪群养条件下提供最大程度的饲料控制,被评级为“高”。这可以帮助猪场更有效地控制母猪的体况。

ESF系统还提供了本文没有涉及的其它管理选项。其它的饲喂系统被划为“低”,因为栏内所有的母猪都被提供了等量的饲料,因此较难管理母猪个体的体况。然而,取决于猪栏设计规范以及猪场按相似尺寸和体况给母猪分群的方式,有争论认为,这些系统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母猪的体况管理。例如,在一个母猪群当中,如果相似体型/体况的母猪可以分在相同的组群,那么就可以给不同栏位的母猪提供不同量的饲料,从而部分地实现了ESF的好处。

“母猪护理/福利”的分类可以按许多方式定义。在本评估当中,根据饲料管理、母猪攻击行为和可能的伤害等方面的顾虑对这些系统进行了主观分类。FAS系统分为“高”,因为母猪在单体栏内能够获得保护,而只有在想要和组群中其它母猪接触的情况下才有必要接触,除非单体栏当中没有了饮水。ESF被分为“中等”,因为有报导母猪在排队进入饲喂站的过程中会定期地表现攻击行为。

然而,几乎没有数据直接对FAS和ESF的护理和福利特征进行过比较。提供些分类的本意是想为生产者提供更多信息,对于“低”和“中”的系统来说,可能需要更好的管理才能取得成功。然而,对于竞争性饲喂系统,可能需要更加重视组群策略、饲喂策略和母猪的日常护理与观察。然而,一定要注意,对于ESF或FAS系统来说,也要每天评估母猪的福利状态。

竞争性饲喂系统和FAS在所需培训水平方面被分为相同水平。这并不意味着就不需要专业培训了。然而,这些系统当中大部分培训的重点将放在日常养猪管理方面,而饲喂与栏位设备管理方面也需要一些培训。对ESF来说,员工将被要求学习如何管理并监控设备,以及训练动物使用饲喂器。员工还必须每天监控饲喂器并评估母猪状态。这将包括检视喂料器生成的日报,以便确定母猪是否吃光了每天的饲料配额。

不论选用什么系统,每家猪场将必须确定猪场员工管理选定系统的能力。必须对员工进行培训,让他们能够对群养的母猪进行个体管理,与母猪个体限位栏相比,这将要求不同水平的饲养管理素质。此外,猪场必须确定,一旦群养母猪畜舍系统实施之后,员工对新的设备和新的管理计划的适应情况如何。取决于评估结果,这一点可能会对决策过程产生巨大的影响。

改造/增加空间

养猪生产者最先必须确定是使用现有妊娠舍空间还是额外增加空间。大部分情况下,妊娠猪舍的面积要求是19至20平方英尺(1.7-1.9m2)/头母猪,包括走道。而限位栏母猪舍仅需要14平方英尺(1.3m2)/头母猪,因此非常高效。然而,群养母猪的情况下,妊娠母猪最低的空间要求是16至20平方英尺(1.5-1.9m2)/头母猪,具体取决于日龄、混合策略和体况(Gonyou和Rioja-Lang, 2013)。因此按19至20平方英尺来计算,如果仅使用现有空间,那么要么母猪存栏数需要减少,要么需要额外增加空间来维持母猪存栏数。

取决于猪场的情况,可能需要减少存栏量,从而降低生猪产量。取决于猪场的历史和生长肥育容量,延长母猪泌乳期长度和提高出栏体重可能会有好处。母猪存栏减少之后,就能够母猪延长泌乳期,肥育猪少了,就可以在肥育舍饲养更长的时间,从而提高出栏体重。

这样的话猪场就可以更灵活地适应不同的市场。图 2展示了专为不同母猪群养系统之后存栏降低的情况,取决于母猪饲喂系统的类型和布局以及当前妊娠母猪舍的空间配额。对于这个例子,母猪存栏数的减少比例在8%至20%之间。取决于猪舍的现有限制条件、栏位布局、每头母猪的地板空间配额,以及护理栏的数量,具体减少比例会有变化。

伦敦养猪会议

改造现有妊娠舍的主要挑战在于,在翻新期间如何处理母猪。对于有的系统,可以开发一种流程,每次花2到5天的时间改造猪舍的一小部分,具体取决于母猪生产流。这个过程每周持续进行,直到最后整个猪舍都经过翻新。另一个方案是在每周配种的系统当中把母猪群分解为几个配种组群。这样翻新过程就可以在妊娠母猪舍的不同部分持续进行二至三周,同时妊娠生产流程继续沿着猪舍进行。而整个改造完成仍需一个完整的妊娠生产周期。

由于面临着如何在翻新期安置现有母猪的挑战,许多猪场会倾向于在现有设施的基础上增加新的设施。增加新设施可以让猪场建设更多空间而不必打断现有的生产流程。新建设施一经完工,现有存栏就可以转移到新的空间,之后按照需要在现有妊娠空间中进行翻新。

设计与管理规范

设计规范

一旦饲喂系统已经选定并且母猪存栏量(减少、保持还是增加)已经决定,之后就必须确定设计规范。这主要包括每头母猪的地板空间配额、每栏母猪头数、设施内的栏位数,以及将要采用的护理栏的数量。

每头母猪的地板空间配额将被用来确定母猪存栏量,或者是否需要额外增加妊娠空间。大体情况可参见表2。这些估值应作为确定地板空间配额的起点。例如,这些指南的作者(Gonyou和Rioja-Lang, 2013)推荐,当母猪养在小型组群(例如,少于10头)栏位当中时,地板空间配额就应该大于大型组群(例如多于40头)。

表2. 地板空间配额指南 a,b
项目地板空间配额
(m2
后备母猪 1.4-1.7
后备、经产母猪混合组群 1.7-2.2
成熟母猪 1.7-2.3
a 数据来自Gonyou, H.和F. Rioja-Lang. 2013。
b对于较小组群建议采用较高的空间配额。

每栋猪舍的栏位数由每头母猪地板空间配额和每栏母猪头数确定。应该指出,种猪群的母猪头数并不总是刚刚好。静态组群这方面的问题比动态组群更大。静态组群就是每个组群构成并且结构稳定之后就不再加入新的母猪。动态组群是整个妊娠阶段都定期有母猪混群发生。

对于静态组群策略,栏位应该一次填满,而不应对母猪进行多次混群。当然,猪舍内的护理栏也会影响组群栏位的可用空间。护理栏是用来饲养受伤或患病的母猪,让这样的母猪可以在这里得到个体护理。总结若干欧洲推荐标准,建议护理栏占妊娠总栏位空间的5%(Bates和Ferry, 2013)。然而应该指出,在执行这些标准的欧洲国家里,大部分情况下都给母猪提供了垫草。如果母猪是养在实质水泥地或漏缝地板上,护理栏空间比例还应更高。

在文献综述中,据建议,在使用竞争性饲喂系统的母猪群养系统(例如地板饲喂、无门单体栏、涓滴饲喂,等等)中,应该采用小型组群栏位,并且应该采用静态组群(Bates和Ferry, 2013)。而在这两者(小型组群栏位和静态组群)当中,更重要的是竞争饲喂系统要采用静态组群。然而,也有建议,对于竞争性饲喂系统,小组群(10头)当中的母猪受伤的情况少于中等规模的组群(20头)(Guthrie等人, 2012)。

评估地板空间配额的同时,应考虑采用何种类型的饲喂系统,以及每栏母猪的头数。此外,静态组群中采用相对较少的每栏母猪数有助于更高效地按尺寸和体况排序。这样可以更好地分配饲料资源,以便满足栏内动物的需要。

只需把后备母猪和后备母猪、小型经产母猪和小型经产母猪、偏瘦经产母猪和偏瘦经产母猪,以及偏肥经产母猪和偏肥经产母猪分在一起,就能够改善饲料资源的分配,按照栏内母猪的体型和体况提供饲料。同时也有迹象显示,对于竞争性饲喂系统,根据母猪对饲料资源的竞争能力分群更有助于整体福利水平的提高(Gonyou和Rioja-Lang, 2013)。

管理与培训的改变

转为母猪群养之后,现有和新招募的员工的培训与管理将发生改变。

主要方面总结如下:

  1. 理解相关饲喂系统
  2. 时间管理/多任务能力
  3. 母猪观察技巧以及
  4. 伤病母猪的治疗。

猪场人员将不得不学习如何管理饲喂系统。复杂程度可能从中(例如地板饲喂等)到高(例如ESF、FAS等)。

不论选用何种饲喂系统,猪场员工都必须迅速学习这套系统的细节以及管理方法。如果员工不理解该系统的管理原理,动物护理和福利将很快受到影响。此外,员工将不得不提高自己的时间管理技巧,并且能够适应多任务要求。猪场员工还不得不提高他们的母猪观察技巧,并且一天当中始终对母猪进行观察。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发现伤病母猪(例如跛足、损伤,等等),并且尽快实施治疗。

这方面更详细的讨论可参考Bates和Ferry(2013)。

生产力改变的预期

随着行业从母猪限位栏转向群养,将会引出一个问题,那就是生产力将会发生多大的改变。已有报导,群养母猪的生产性能与限位栏类似(Bates等人,2003)。然而,并不是整个行业都能达到这个预期。不幸的是,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普查对母猪群养可能造成的生产力差异进行评估。然而,即便没有别的问题,生产者也预期由于淘汰率的增加,选留率会变差。这一点已经由欧洲的研究证实,也就是群养母猪妊娠期跛足和/或伤害的比例高于限位栏饲养的母猪(Jensen等人,2010)。

对于希望过渡到母猪群养的生产者来说,一个需要考察的要点是如何在过渡阶段维持出栏总头数。在过渡初期有几个因素需要考虑。如果在栏位建造过程中想要维持存栏量,那么就需要在不同的妊娠阶段将母猪从单体栏转移到群养栏。取决于它们所处的妊娠阶段、体况、整体健康情况和福利,不同阶段的母猪混群可能会造成母猪淘汰率升高。这将造成短期内产仔数减少。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在母猪群转移到群养栏的过程中,需要针对新系统对员工进行培训。这会同时对母猪和员工造成压力和紧张。由于母猪和员工都处在适应过程中,因此陶土率会升高。对于涓滴饲喂系统、自由出入单体栏和电子母猪饲喂系统之类较复杂的系统,这一点尤其重要。过渡发生之前,应对过渡的方式和时间以及如何培训员工管理新系统进行计划。

结论

长期来看,养猪生产者应该能够适应母猪群养系统,而且生产力方面的改变会很小。然而,要想成功,就必须仔细执行计划,以便提供必要的系统配置和培训,维持整体的生产力。养猪生产者首先必须确定自己是要减少、维持还是增加母猪存栏量,然后在根据这个决策来确定最佳的猪场经营方式,以便在未来保持活力。

关于群养母猪的方方面面的信息,欢迎访问全国养猪委员会的母猪畜舍系统网站进行查询。

致谢:作者感谢Don Levis博士和Harold Gonyou博士帮助形成本文中讨论的许多思想。

引用文献

Bates, R.O., D.B. Edwards and R.L. Korthals. 2003. Sow performance when housed either in groups with electronic feeders or stalls. Livestock Production Science. 79:29-35.

Bates, R.O. and E. Ferry. 2013. Group housing systems: production flow and management. 2013. National Pork Board Group Housing factsheet.

Gonyou, H. and F. Rioja-Lang. 2013. Group Housing Systems: Floor Space Allowance and Group Size.

Guthrie, T.A., R.O. Bates, E. Ferry, D.W. Rozeboom, G. May and B. Barton. 2012. Wound score comparison among gestating sows housed in two different group sizes on a commercial farm. J.Anim. Sci. 90 (E-Suppl. 2): 222P.

Jensen T.B, M.K. Bonde, A.G. Kongsted N. Toft, and J.T. Sorensen, 2010. The interrelationships between clinical signs and their effect on involuntary culling among pregnant sows in group-housing systems. Animal. 4:1922-1928.

Levis, D.G. and L. Conner. 2013. Group Housing Systems: Choices and Designs. National Pork Board Group Housing Factsheet. 

Levis, D.G., H. Gonyou and R.O. Bates. 2013. Sow Housing Pork Academy. World Pork Expo,
Des Moines, IA.

Reese, D.E., T.G. Hartsock and W.E. Morgan Morrow. 2007. Baby pig management – birth to weaning. Pork Industry Handbook PIH 01-01-07h. Purdue University.

Reference

Bates R.O. 2014. Converting to group sow housing - decisions to consider. Proceedings of the London Swine Conference. London, Ontario, Canada. 26 to 27 March 2014. p58-65.

更多内容

如果您想阅读2014伦敦养猪会议的其它文章,请点这里

2014年10月

分享
养禽企业展台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