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专题文章

关于猪二氧化碳致晕的问题

2017年 3月 29日 星期三

二氧化碳致晕是可逆的;猪或许能恢复意识,因此对于二氧化碳致晕,中毒和放血之间的间隔时间是致晕过程是否成功的一个决定因素。

D. Bolaños-López和他的同事在墨西哥城自治都市大学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在爱尔兰都柏林2016年第二十四届国际兽医医学大会上针对二氧化碳致晕举办了了两场图片式讨论会。

二氧化碳致晕猪恢复意识后的动物福利

在屠宰过程中,每只动物都应无意识,主要是避免在流血时造成不必要的疼痛。从动物福利的角度来看,如果在猪只还没有晕倒之前就开始放血,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行为,因为有些动物失去脑功能需要很长的时间。

二氧化碳致晕可以是可逆的或不可逆的;猪可能在死去之前恢复意识,因此对于二氧化碳致晕,中毒和放血之间的时间间隔是致晕过程是否成功的一个决定因素。

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应将猪迅速暴露于浓度为90%的二氧化碳中;虽然已被证明,将猪暴露于90%的二氧化碳中历时120秒比历时90秒在消除猪意识反射方面更有效率。

本研究的目的是通过测量physiometabolic血液指标来评估不同浓度二氧化碳对猪只致晕的效果。

总共有1336头猪被放置于二氧化碳房间中历时约90秒。猪被分为四组:第一组置于栏舍中,屠宰前3小时对其采样(参考值,RV)。其余的猪被分为3组,根据用于致晕的二氧化碳浓度,85%,90%或95%,将剩下的猪分为三组。

每一组再次分为2个分组:

A) 在60秒之内离开二氧化碳房后意识没有恢复(WRC)的猪,进行抽血检查

B) 超过60秒后离开二氧化碳房后意识恢复(RC)的猪,进行抽血检查

意识恢复的猪的血液pH值低于7.08,而血中钙离子(>1.59 mmol/L),葡萄糖(>159.79 mg/dL)和乳酸(>103.52 mg/dL),与对照组相比,所有水平均升高(P<0.05)。

所有暴露于二氧化碳的猪,无论二氧化碳的浓度如何,其血液关键变量都有所变化,同时暴露于气体中也影响了猪只的酸碱平衡,出现了酸中毒、高血糖、高乳酸血症、高碳酸血症和hyperpotasemia等情况。

特别是当猪只离开二氧化碳房间之后的数秒内如果恢复意识时,这种生理失衡情况更严重。

因此,有必要减少将猪从致晕房拉出来后和实施放血之间的间隔时间。在任何情况下,这种间隔都不应该超过60秒,否则猪可能会恢复灵敏度。

该研究建议:对进入或离开二氧化碳致晕室进行严格控制,以便避免屠宰区积压过多,也确保猪不会恢复意识。

在二氧化碳致晕过程中猪只的福利和行为变化

由同一作者主导的第二项研究中,指出猪只早期的二氧化碳致晕与厌恶和应激过程有关,以诱导行为变化为特征。

二氧化碳通过两种方式起作用:第一,刺激鼻黏膜的细胞膜;其次,作为一个代理,作为强烈刺激呼吸中枢的媒介,在失去意识之前导致换气过度和窒息。

然而,有些厌恶的迹象,如“企图撤退”或“逃跑”,在完成麻醉状态之前在猪群中都有所记录。在致晕过程中对行为变化进行记录已经成为一个有用的工具,用于确定猪缺乏福利的情况。

在致晕过程中对这些行为变化进行观察和定量并设计行为详述,为了解猪暴露于二氧化碳时的反感和应激过程提供了参考。

这些观察表明,在猪失去意识之前,有一个过渡阶段,在此期间,可以观察到许多行为变化,如:张开嘴巴“努力呼吸”、“运动失调”和“试图融入”。

本研究的目的是通过测量几种行为变化,评估二氧化碳暴露时间对猪只致晕的影响。

在致晕过程(二氧化碳浓度为86%)的前30秒期间,总共对336头猪进行录像,然后根据它们暴露在二氧化碳的时间进行分组,如下:T1 = 0秒至10秒,T2 = 11至20秒,和T3 = 21至30秒。

根据频率百分比,普遍率和持续时间(秒),对十六种不同的行为特征进行了记录和分析。

在T1阶段,最频繁和普遍的行为是坐和站(同化阶段);在T2阶段,猪试图逃跑,站立表现出较高的频率和普遍率(激发阶段);而在T3阶段,最普遍的行为指标是难以维持姿势和肌肉收缩(麻醉期)。

“试图逃跑”和“姿态丧失”是世界上报道最多的行为指标。这些表示在致晕过程中明显福利缺失。

根据被记录的不同的行为变化,在屠宰场使用二氧化碳致晕不利于猪的福利,被认为是猪只反感的行为。然而,在这项研究中使用的二氧化碳浓度能有效击晕猪只,但会造成躯体应激,在放血之前猪生命的最后几分钟可能使猪贬值。

 

分享
养禽企业展台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