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有梦想就会有未来:9个大学生200亩养猪场的故事(江苏)

2009年 9月 4日 星期五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  在红红的夕阳肩上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  她翩翩的应声而落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  ……每一次你仰起慌张的脸  看云起云落变迁

  这首陪伴着无数大学生走过青涩年代的校园民谣,每个年轻人都耳熟能详。耿羲也曾经历过,只是,如今秋风依然会停在他的发梢,只是他注视的不再会是一个梦中的女孩,他要在秋风里注视他的几百头山猪,几千只鸡鸭鹅,还有池塘里的几千尾游鱼。

  他,和他苦心经营了半年的农场,如今正在秋风里跋涉。

  大学生养猪的故事并不多见,9个大学生一起养猪,更不多见。这9个大学生来自南京不同的高校,有南京大学的,有南京邮电大学的,也有畜牧兽医职业技术学院的。9个人,凝结成了这个感人的创业故事。

  我们将这段还走在路上的创业故事分成了三个篇章???



  那一段火红的岁月



  在2009年6月之前,是属于耿羲和另外8个兄弟的火红岁月。

  A.抉择



  耿羲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学2008年的毕业生,专业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毕业之初,他的选择是在一家环保公司当副总经理。起点很高,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被骗了,于是离职。苦闷了3个月后,他此前认识的一个老师找到了他。

  老师叫陈志斌,上世纪70年代的南京大学毕业生,所学专业是生物化学,和耿羲是南通老乡。此前,陈老师一直在南通办养猪场,规模巨大。但是遇到了拆迁,陈老师开始全国各地寻找新的地点。“他想把养猪的所有技术一起传给我。”耿羲面临着抉择。

  B.入股



  耿羲来到了陈老师已经看中的这个养殖场。场地位于浦口区石桥镇,占地200亩,此前由一个老板在此经营养鸡业。

  “我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一眼望去全部是绿色。”耿羲说,这一眼,他已经做了决定。

  父母并没有给耿羲制造任何障碍。耿羲开始找钱。养殖场整体转让费是118万元,耿羲向姑妈借了15万元,向多个同学借了15万元,向一个学弟借到了5万元。

  在此期间,他父亲的朋友介绍耿羲认识了杨帆。杨帆,2009年6月毕业于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他投入了25万元。高松投了5万元,高松是耿羲弟弟的同学,2009年6月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还有来自南京营养学院的张舒,当时承诺将房子抵押后入股20万元。

  他们,组成了公司的原始股东。不过,由于张舒的抵押贷款一时半会没到位,所以耿羲不得不向石桥镇农村信用合作社贷款了20万元。但是,距离118万元还差33万,于是,原来的老板表示,暂时不要这33万元,算作是他入股。

  C.招人



  2009年2月,耿羲注册了南京菁凯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时,他和上学时的舍友郑欣说,要养猪。其时,郑欣在杭州一家公司已经找到了工作。2月10日中午,郑欣来到南京。

  2月11日,陈志斌、耿羲、郑欣,一行三人正式入驻养殖场。

  养殖场需要人手。耿羲在网上发帖,“希望志同道合者加入!”

  看到帖子后,张志贵来了。张志贵,2009年6月毕业于南京大学,专业是“电子信息科学技术”。当时他在一家网络公司任职。

  张舒也来了,高松也来了,杨帆也在。

  D.养鸡



  养殖场两个宿舍里住进了6个大学生。3月25日,1万只鸡进入了鸡圈;4月,养殖场多了1500只鸭子;5月,多了500只鹅。鱼塘里几千尾鱼也投放了进去。

  人手不够,耿羲又跑到江苏畜牧兽医职业技术学院,招来了闫黎明和贡唐杰。他的同学谢宇超也中途投资了5万元,并且承诺为养殖场建一个网站。

  6月份,养殖场真正的主人来了,400头猪顺利进驻,光这笔投资就有几十万。

  事情多了,每个大学生就都有了明确的分工。高松,负责市场营销;郑欣,负责山猪养殖;张志贵,负责饲料加工;贡唐杰,负责山猪日常护理和疾病防治等;闫黎明,负责山猪防疫和场地消毒等;杨帆,负责公司财务及安全生产;谢宇超,负责网站构建和维护;张舒,负责厨房及后勤。

  E.郑府



  400头猪被分在两个猪圈,在两个猪圈的中间,有一个10来个平方的小房子。这个房子是猪仔买来后,专门负责养猪的郑欣住的。他从集体宿舍里搬出来,独自住在这个小屋子里。房子的外墙上,写着两个鲜红的大字“郑府”。

  现在,除了“郑府”两字外,屋子空了,主人已经离去。

  山雨欲来风满楼



  耿羲的养殖场没有因为技术原因出现问题,一切转变,始于天灾。

  A.暴雨



  6月18日晚,大家一起围坐在桌边吃晚饭。6点多,开始下雨,突然听到雷声,然后停电了,天空电闪雷鸣。

  “坏了!”陈老师毕竟有经验,大家一起往鸡圈跑。可是已经晚了。鸡天生胆小,雷声一来,将近1万只鸡开始往一起挤,分成了几十堆,每堆都有一人高。最下面的鸡,已经被压死了。

  当时总共是7个人在场,鸡圈的屋顶已经被大风掀翻了,大家冒着大雨拼命地用手把成堆的鸡分开。没有工具,每个人徒手扒啊扒。

  8点多,雨停了,大家一屁股坐在地上,身边都是死鸡。大概清点了一下,死了3000多只。耿羲痛哭一场。第二天,被暴雨淋过的鸡,又死了4000多只。

  B.小偷



  熬过了6月,鸭子又出事了。1000多只鸭子是分在两个大水塘里养的,晚上就一起住在一个露天的棚子里。

  “那天早上起来,发现一个水塘里,几乎一只鸭子也不剩了。”有人说晚上看见一排摩托车带着麻袋,来偷鸭子。

  这后来,大学生们赶紧在水塘边盖起了一个小屋,还单独在墙上打了一个洞,晚上耿羲和郑欣就住在小屋里看守。

  因为来了刑警,小偷的气焰终于被震住了,鸭子也没有再出过事。但是猪出事了。

  7月底,一场流行性高热病袭来,“周围村子里几乎已经没有生猪了。”耿羲眼看着400头猪苗开始出现死亡迹象,不停地请专家来看病。

  病情控制住了,最终,死了100多头,现在猪圈里还剩下200多头,眼看着再过一个月就能出栏了。但是,接二连三的打击,大家的信心开始动摇。

  C.送行



  张舒和杨帆,各自因为家庭原因,6月份就已经先行离开。稳住了猪的病情后,股东开始质疑耿羲,“疫情和天灾之前为什么没有想到?”

  兄弟们开始有了矛盾。矛盾总是可以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来自父母。

  “有一个同学的妈妈说,‘你要么回来,要么死在南京!’”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反对。有一个同学的妈妈直接来到了南京,住下来了,等着带儿子走。

  最早提出离开的是高松。随后,闫黎明走了。郑欣离开了,张志贵最后一个离开。贡唐杰留了下来。

  对于所有离开的同学们,耿羲表示理解。

  有梦想就会有未来



  养殖场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这半年多里,发生了太多的变化。一无所有的荒地上,多出了好多广玉兰;鱼塘的边上,多了一个凉亭,可以垂钓休闲;通往集镇的泥泞小路变成了水泥路;有了公共厕所,有了洗澡间,有了一辆面包车;加工饲料再也不用手,一套流水线装备到位了;消毒间在建,很快就能使用;小路边竖起了很多电线杆,网线也接通了……



  这一切,都是他们亲手完成的,每一根电线杆都是他们一个人扶,一个人填土埋上的。

  经过努力,耿羲和他的公司还与南京市畜禽科学研究所形成了合作关系,共同为江苏省遗传资源保护品种“山猪”进行选育保种,已被列为“南京市山猪扩繁与杂交利用示范点”。

  耿羲提出了养殖场的发展目标:今年项目完成后,基地生产和销售目标达到鸡、鸭、鹅万只,猪千头,万斤水产鱼。这是短期的,他的长期目标是,增设以休闲娱乐、饮食、观光为主的基础设施,将养殖基地打造成南京独具特色的农村生态旅游景点;终极目标是采用餐厨剩余物再生饲料蛋白粉、发酵生物饲料、油脂的四段工艺技术和再生生物柴油技术,生产出三种产品:饲料蛋白粉、发酵生物饲料、生物柴油。

  >>>记者手记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记者在耿羲的养殖场里采访了将近一天,看到了设施,看到了猪圈、鸡圈。

  采访前,耿羲去集市上买菜,骑一辆电动车;陈老师在忙着研究配药;外聘来的14个附近民工在加工饲料,修剪树木。这片200亩的土地上生长着希望。

  我们以耿羲为核心来讲述这个故事,因为他是最初的召集人。但是,另外8个大学生,每个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脚印。

  有人走了,有人进来。耿羲和贡唐杰依然在坚守,并且坚决相信希望就在前方。

  记者从南京市大学生创业示范园了解到,他们已经实地考察过耿羲的养殖场,并且已经接受了他们的申请,正在审批耿羲创业贷款的申请,不出意外,近期,耿羲就能拿到贷款。

  一旦有一笔贷款下来,耿羲说,他就能维持到生猪出栏,到那时,他的一切设想,都将开始慢慢实现!

  而对于离开的人,对于一些父母的担心,耿羲只想说理解,只想说,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来源:中国水产养殖网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