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欧盟“保猪战”

2009年11月 10日 星期二

特派记者 袁 雪 布鲁塞尔报道甲流爆发之初,它曾以另一个名字闻名于世??“猪流感”。后来,世界卫生组织证实这种流感与猪并无直接联系,猪获得“平反”后,很快便淡出了甲流防控的视野。

而今,一场对猪的保护运动再度掀起,只不过,这次保护的不是它的名誉,而是它的健康。

11月4日晚,欧盟健康和消费者总司下属的欧盟食品链和动物卫生常设委员会(SCOFCAH)颁布了防止猪感染H1N1病毒的控制和监督措施指导方案,适用于27个成员国。

截至指导方案公布,共有9个国家在猪体中发现目前盛行于人类的甲型H1N1病毒,分别为加拿大、阿根廷、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挪威、英国、爱尔兰以及冰岛。

病毒蔓延至动物体后,是否将大规模群内传染?是否会变异?是否会反过来传染给人类?所有这些未知数,正转化为担忧。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迄今发现甲流病毒传染的新路径,目前仍然是人-人传播,但WHO也提醒:“随着人类感染情况蔓延,从人向猪传染的可能性更高。”

“目前这种病毒在动物身上的症状非常温和,猪或者其他动物可能将病毒传染给人的风险也很小”,11月5日,欧盟健康事务发言人Haravgi- Nina Papadoulaki语气肯定地对本报记者表示,欧盟方面并不担心病毒将在动物身上产生变异。欧盟在新一波疫情暴发中率先发起了对猪的保护措施。

出于这种乐观判断,SCOFCAH的指导方案颁布的防控措施,将重点放在防止人类通过直接接触将病毒传染给猪,以及加强监控上。

“现在情况还很温和,只是我们需要做好准备”,Haravgi-Nina Papadoulaki说。

猪群中发生着什么?

走在“欧洲心脏”布鲁塞尔,几乎感受不到甲流暴发的气氛。

看不到戴口罩的人,机场没有体温检测仪,报纸上没有关于甲流的消息,人们见了面,也如往常一样用法式贴面礼亲热地行礼……唯一的一点不同,是银行、会议、饭店、办公室等公共场所多了许多免洗洗手液,以及提醒保持个人卫生的海报。

在这种平静的气氛中,当欧盟突然于11月4日晚间颁布对猪的保护措施时,不少人心中一紧??猪场发生了什么?

截至指导方案公布时,欧盟的猪感染甲流发生在4个国家:挪威、英国(北爱尔兰地区)、爱尔兰以及冰岛。这些国家皆位于岛屿或半岛,尚未有一例出现在严格意义上的欧洲大陆。

这些病例显示,甲流让猪的呼吸系统发生轻微感染,在猪群中存在一定的发病率,但基本都可痊愈,并且无潜伏期。除了呼吸系统,甲流病毒并未蔓延至猪的其他器官。

甲流在人类身上发生了一些难解的病理之谜,例如为何年轻人的致死率更高。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目前的病毒与以往盛行的病毒在猪身上导致的症状几乎没有差别。

“无论是从实地观察,还是从试验结果来看,都没有证据显示甲流在猪体中的活动与其他常见的猪群内流行性病毒有何差别”, 欧盟食品链和动物卫生常设委员会的工作文件中写道。

以往,欧洲常见的猪群流行性病毒主要是H1N1、H3N2和H1N2。这些病毒通常都引起轻微的呼吸道疾病,症状为咳嗽、打喷嚏、流涕和发烧。病毒引起的死亡率很低,且通常在10-14天之内即可痊愈。

“人传给猪的可能性更高”

为此,欧盟食品链和动物卫生常设委员会判断,目前甲流在猪群中的传播案例还很少,因此一个新猪群发生病毒感染,很可能是由于接触患病人类所致。由于甲流在人群中的感染仍在世界范围内呈上升趋势,在未来几个月,甲流传入欧盟猪养殖业的风险将会上升。

而更大的风险是,该委员会认为,理论上来说,甲流从猪传染至人类的偶然案例也可能发生。Haravgi-Nina Papadoulaki称,传染似乎限于那些与病猪有直接接触的人群。

风险还来自于H1N1病毒的变化。虽然Haravgi-Nina Papadoulaki表示欧盟并不认为H1N1在猪身上将发生变种,但WHO则有更多的考虑。

因为流感病毒共有8种基因形态,当猪同时感染上不同的病毒后,“它就成为遗传物质可以发生交换的混合容器,这样一来将会带来H1N1病毒的基因变化,或者变异为一种全新的病毒”。

甲流在4月爆发之初,“食用猪肉将感染H1N1病毒”的担心曾导致39个国家采取了限制猪肉进口的措施。养殖业大户欧盟似乎对此仍心有余悸,因此在此次的工作报告中,对甲流在猪群中传播可能带来的后果评估中,还有“或许会阻碍生猪和猪肉制品贸易,或引起巨大的经济损失”一条。

“事实上,在卫生的条件下烹饪,人类不会因食用猪肉和禽肉,以及肉制品受到感染”,Haravgi-Nina Papadoulaki反复强调。

下一个危险:火鸡?貂皮?

基于上述风险考虑,虽然目前欧盟各国的猪场尚未发现大规模感染甲型H1N1病毒的趋势,但欧盟食品链和动物卫生常设委员会仍然颁布了应对甲流的指导意见。

欧盟成员国历来以协调方式处理动物健康问题,而目前尚无欧盟层面或国际社会层面处理猪感染甲流问题的法规或标准,这是常设委员会制定该指导意见的考量之一。

Haravgi-Nina Papadoulaki告诉本报记者,该份指导意见由欧盟健康和消费者委员会与27个成员国共同制定,监控和控制是需要各成员国协调的核心问题,“不过这只是指导意见,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由于目前的观测结果显示,甲型H1N1病毒与历来欧洲猪群中常见的流感病毒未有明显差异,因此欧盟的指导意见是基于对常见病毒的知识和防控经验而做出的。

目前的传播路径主要是人-猪传染,因此当务之急是防止甲型H1N1病毒引入猪群,生物防控措施是阻断这条传播链的核心手段。

养猪产业的工人进入猪场时要采取必要的防控措施,特别是对于已经患病的工人要避免与猪的直接接触,理想状态下最好不要进入猪场。

工作报告中承认,对于甲型H1N1病毒在欧盟猪群中传播状况的信息仍然不足。因此密切监视猪群情况是防控措施的第二个要素。

鉴于甲流病毒在早期症状非常轻微,而且症状很容易与其他呼吸道类疾病混淆,指导意见建议,应该重点监控那些已经明确与人类病例有流行病学联系的猪场。

这份工作文件还设计了病毒一旦在猪群中爆发后的应急措施。镇静观察、对受感染猪场进行隔离或转移、注射疫苗、屠宰病猪、提高安全防控措施、提高认知程度和对人类提高保护是推荐的几个手段。

文件中反复提及,所有防范措施都要遵守“警惕、适当和灵活”三个原则,“我们需要做好准备”,Haravgi-Nina Papadoulaki表示。

需要防范的除了猪群,也许还有其他动物,尤其是禽类也蕴藏着被感染以及成为感染体的危险。

根据WHO提供的材料,目前在智利和加拿大的火鸡,以及一些美国的宠物中也出现感染甲型H1N1的案例。

虽然WHO仍认为这些属于无关联案例,不会对人类健康构成特别威胁,但WHO对禽类感染H1N1病毒施以特别关注。顾虑就在于一直阴魂不散的阴影:H5N1型禽流感,“没有人能预测,H5N1在H1N1的压力下,会怎样活动”。

事实上,这样的案例已经在丹麦出现。近期,丹麦一家貂养殖厂的貂突然染上了一种新病毒,病毒序列显示了在人-人间流传的流感病毒与猪-猪传播的流感病毒的结合,虽然并未在貂场工人体内监测到这种病毒,但WHO认为,这是流感病毒在不断发展的信号,“也就是存在突变的可能性,因此对动物也应该保持长期警觉”。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