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陈生的两个“壹号”秘密:天地壹号和土猪壹号(广东)

2009年12月 28日 星期一

他的第一个商业作品是“天地壹号”,每年以50%速度增长,占据广东90%市场,占中国1/2。

  他的第二个商业作品是“壹号土猪”,已拥有200个档口,是广东最大的猪肉连锁店。

  他说卖肉比卖电脑卖手机技术含量要高得多,计划5年内把“壹号土猪”上市。

  重新选择不会再下海



  陈生曾在湛江开发房地产取得不错的成绩,但在去年将地产公司整个卖掉。他的解释是地产的商业模式就是靠关系,而在广州他很难拿到地。此后,他的 “天地壹号”从无数酒类和饮料中杀出重围,在酒楼餐桌上占到过半份额。如今他最在乎的头衔是“壹号土猪”创始人,他认为这个高风险低回报的行业大有可为。

  理财周报:你从政府机关下海后是靠卖菜起家的?

  陈生:当年的青菜很便宜,往年的均价是3毛钱一斤,但是那年的青菜是1毛钱左右一斤,还得是卖相很好的。不太好的才五六分钱一斤,我大伯载了100多斤青菜去集市上卖,一毛钱一斤卖出了十斤,才赚了一块钱,气得他回家直接把青菜倒进猪圈了。然后我就琢磨开了,今年这么便宜,很多农民都不想再种了,那明年青菜价肯定就起来了。我就从贵州招了些农民帮我种菜,种了几千亩青菜。每个人每个月发200多块钱。到了第二年,青菜价一下子就飙升到五六毛钱,我从中也赚了几十万。

  理财周报:这是你的第一桶金吗?

  陈生:应该算是吧。然后1994年我成立了湛江市新光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到三年就做成了湛江市地产的龙头老大。不过想想,就在湛江小打小闹没意思,当时还想做点别的,但是在广州拿地太难了,我也没有精力做大,所以就逐渐放弃了,这个公司去年已经卖出去了。

  理财周报:接下来开办的天地壹号,听说里面有个故事?

  陈生:当时有一位著名国家领导人到南方视察,在途中该领导人用陈醋兑雪碧当饮料。当时人人都跟风照此喝。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事情,然后此后的一天内我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开发区管委会的领导打来的,他对我说,老陈啊,现在人们都在喝醋饮料啦,你的龙虎豹怎么卖啊。不到半个小时,另一个是省电视台一位朋友从成都打来的,说她在成都喝到一种很好的饮料,就是雪碧兑陈醋。如果当时只接到一个电话,我可能也不会放到心上,巧就巧在是同一天接到的两个电话,一南一北,却在说同一件事。于是我就想自己能不能做出这个醋饮料。一个多月后,“天地壹号”苹果醋就出现在市面上了。

  理财周报:是用20万元做出来的?

  陈生:刚开始根本没有能力投资数千万设立厂房,我们就先采用贴牌的方式,不需要在固定设施上投入一分钱,产能居然能达到投资5000万的工厂的数倍。一瓶的加工费是4毛钱,自己做也得3毛钱,虽然差了一毛的成本,数量大了金额也很惊人。但是这在当年没钱的情况下是最好的选择。积累起了一定资金再开始从买成品酒转变成来料加工,这才开始租用厂房和设施,再之后才有自己的厂房,打造自己的品牌。

  理财周报:如果你现在北大毕业,还会选择当年的路吗?

  陈生:这个……呵呵,应该不会吧。

  理财周报:为什么?

  陈生:我下海纯粹是因为实在太穷了,现在公务员待遇多好,不会再穷的非种菜不可了。

  北大文化适合做企业



  2003年,北大毕业生陆步轩卖猪肉的新闻引爆舆论。此时,陆步轩的师兄陈生正努力为他的“天地壹号”开拓市场。3年后,陆步轩已渐渐被人遗忘,陈生则一头扎进生猪养殖业,创立面对中高端消费者的猪肉品牌。

  理财周报:你和陆步轩可能是中国名气最大也是文化程度最高的两个“猪肉佬”,你在北大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陈生:北大文化对做企业的蛮好的。

  理财周报:什么样的文化?

  陈生:北大文化注重创新,以前有反潮流啊、革命啊,都会容易出现在北大。比如谁都知道1+1=2,但是北大就是要证明1+1不等于2,或者1+1为什么等于2。

  我们那个时候(陈生1984年毕业于北大经济系)意识形态还是比较集中的,或者说国家控制的比较严,但北大还是很自由的,我们也听到很多不同的思想、流派,各种方面的东西。我记得当时就一个话题,经常会有截然不同的那些人到我们学校演讲,甚至有现在也许不允许的思想。

  从政的话,这是一个大忌讳,因为政府工作是一元化,不可能有第二种思想。但是做企业你就不能有固定的思维,创新是企业生存和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在企业里面要创新,但如果在机关里面创新,你就是找死。

  清华就不同,清华要求严谨,所以说“北大的富翁,清华的高官”,这是文化所造就的。你查下北大的富翁,是清华的好几倍,学校富翁排行榜,北大第一,清华第四。

  理财周报:和陆步轩打过交道吗?

  陈生:去年在北大校友会上认识的。当时又是南北猪肉佬又是师兄弟的,所以大家比较亲切,就探讨猪肉市场,他那时也没想到我把猪肉做得那么大,分得那么细。今年8月份他带女儿来广州玩,带了家乡的猪肉给我们尝,聊到办屠夫学校的话题,现在他在帮忙筹备。

  理财周报:师兄把师弟收编了?

  陈生:算是帮忙吧,他编写教材,明年5月份学校在江门开办后,会来担任客座教授。

  理财周报:为什么想要开办这样一所学校?

  陈生:迅速扩张最缺少的是刀手。刀手也不简单,刀手的分割技术是决定利润的重要环节,一个好的刀手需要历经数年培养。我们就打算开办这样一家学校,学以致用。

  理财周报:这应该是全国第一家屠宰学校吧?

  陈生:是的,要经教育厅批准,叫食品分割专业或者肉类分割专业。

  猪肉佬在广州买房



  2008年,天地集团年薪10万招研究生卖猪肉的新闻成为大众话题,陈生也因此成名,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体上。在采访中,他并不否认这一举措有吸引眼球的成分在内。

  理财周报:当时签约的33个研究生最后有多少人入职?

  陈生:最后有26个人来报到。

  理财周报:他们主要工作是做什么?

  陈生:平时他们分布在不同区域的档口,做档口需要的事情,并发现存在的问题。

  理财周报:他们也需要操刀卖肉吗?

  陈生:当然了,他们必须熟悉档口营业的每一个环节,他们也需要收钱,宰猪,参与到档口经营的每一个环节。如果某个月某片区域的档口业绩下降,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出问题并解决问题。我们的规定是每采纳一条意见,奖励50块钱。

  理财周报:从哪年开始招聘研究生?

  陈生:应该是从2007年开始的。2007年招了两个。

  理财周报:会不会有抵触情绪,这么多年学上下来,却要操刀卖猪肉。

  陈生:当然有。我们以前招屠夫,大学生很少,可以说一个都没有,叫他去卖猪肉,不会有谁来的,大学生来了只做业务员,做宣传人员。做业务员一个月只有两三千块钱,做刀手的是承包,做得好的像深圳有的一万多块钱。大学生做久了发现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喊卖肉跟拿刀卖肉没什么区别,所以有几个就转型了。研究生也是一样的。

  理财周报:2009年继续招研究生吗?

  陈生:一下子招了这些研究生,得内部慢慢消化,不急着招。

  理财周报:这些招进来的人才有没有流失的?

  陈生:比较少。我们的福利还不错,可能很少有企业是包吃两餐的吧,我们公司是包吃包住的。10万年薪也是会涨的,07的那批研究生今年给他们长了20%工资。

  很多他们的同学,在外企并没有他们好,2007年那两个人现在都买了一套房子,70万左右的,首期给20万完全没有问题,他们家里面负担很大,完全没有靠家里面,供房每个月4000块钱也很轻松的。

  另外人才流失那是每个公司都存在的问题,有个人选择,也有公司发展的需要,谷歌每年给李开复上千万薪水,李开复还不是要走?

  丁磊养猪概念大于实际



  陈生说,卖猪肉比卖电脑手机的技术含量更高。他对近期一窝蜂似的大腕养猪传言表示不屑,他认为这些传言大多是作秀。

  理财周报:聊聊你们的猪肉吧,据说你们有些猪是用冬虫夏草和名贵中药喂的,所以价格特别高?

  陈生:没有这样的事情。冬虫夏草根本不可能。中草药倒是有可能,但也不是每天都吃,只是因为为了防治猪感冒或者调理肉猪的肠胃什么的。

  理财周报:但我看到超市里一般的排骨是14块,你们要28?

  陈生:一般的猪都是瘦肉型的,但我们的猪肥膘就比较多,肥膘卖不出去啊,如果像外面的那种卖法,我们100%是亏的。

  理财周报:产品定位就是比较高端?

  陈生:是的,这个价格大众消费者肯定接受不了。但我们的猪肉一般早上10点以后排骨基本上就没有了,瘦肉也没有多少了,买的人太多了。我们最难卖的是五花肉,因为广州人不怎么喜欢吃肥肉。

  理财周报:瘦肉精事件对你们有没有影响?

  陈生:今年瘦肉精事件后,我们提前完成了任务。因为瘦肉型猪有70%的瘦肉率,而土猪恰恰相反,只有30%多是瘦肉,这样的大肥猪肯定就不会是吃瘦肉精养大的,消费者心里都亮堂着呢。

  理财周报:现在的规模和利润如何?

  陈生:大概有2%的市场,去年的营收2个亿,利润2000多万,利润率在行业里面算高的。一台21英寸的彩电纯利才多少?几块钱。

  理财周报:你从种菜做到房地产,是产业升级,为什么现在又降级,选择做外界都认为很难做的养猪?

  陈生:最重要的是商业模式。养猪一般被认为是高风险、高投入、低回报的产业,一头母猪大概要投一万块钱,一年产20个仔。一千头母猪两万个仔,你就要投一千多万,一年的销售额大概也就一千万左右。这还是比较高的,盈利波动又很大,可能去年很高,今年又亏得一塌糊涂。

  高投入我可以化解,比如我跟农民合作,原来一万头猪我可能要投一千万,那我现在只投三百万就可以了。这样就把高投入变得不算高了,至少是正常投入了。然后高风险方面,投入少了,风险自然而然的也就降低了。回报我经过品牌经营可以变得更高,因为其他牌子都很杂,没品牌,只能卖15,我能卖到20。

  对这种非常传统的,非常被别人看不起的,不是很有前景的行业里面,通过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我一样可以做到投入正常,风险不高,回报一点都不低。对于我们这一代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资金,而是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

  理财周报:网易的丁磊也宣布要养猪,你怎么看这事?

  陈生:他说他现在已经找到一个地方了,明年就出来了,这就是外行话。现在才找到地方,明年猪不可能出来。找到地方你还得规划,还得建猪舍,最快也得半年时间,一般是一年,然后再引进母猪,引进公猪,母猪生仔,仔再养大。整个周期应该是两年。所以现在才选定地方的话,最少要两年半的时间才会出来。所以说这个事情,概念大于实际吧。

  地球上最差的球队都在赌



  陈生谈起中国足球时,没有预想之中的愤怒,语气出奇的冷静,但还是掩盖不了一种发自心底的不屑和绝望,这可能是中国大多数民营足球投资人的集体心态写照。

  理财周报:有上市的打算吗?

  陈生:5年之内,要把壹号土猪拿去上市。2014年之前吧。

  理财周报:现在有风投表示想要投资的意向吗?

  陈生:很多,跟我谈的有几家我都不知道名字,一来我就拒绝了。

  理财周报:是对这些风险投资没有兴趣吗?

  陈生:不是没兴趣,是卖不出好价钱。未来三五年之内,每年我都计划增长1倍到5倍之间,这种状况下他给我多少的市盈率,都可能一两年以后变得很少,哪怕现在给我30倍的市盈率,假如我每年增长两三倍的话,3年以后只剩多少了?

  理财周报:准备等发展成熟了再引进风投?

  陈生:打个比方,女孩子还是要十七八岁的时候最值钱,十一二岁品相还看不出来。现在我们就属于十一二岁。另外风投主要是解决资金链的问题,我们现在的资金链不紧绷,不需要外界资金的支持,我们在融资层面来说,我们的资金需要不是很紧迫。我们更需要外界来帮助我们梳理财务,做好上市的准备。

  理财周报:您喜欢踢球?我看有报道说你成立了一个足球俱乐部。

  陈生:我个人不喜欢踢球,成立俱乐部是因为当时看到中国足球的窘境,觉得怎么会这样?13亿人一个亿里挑出一个人,组成的足球队都不行?我就一直在想这个事情,2006年就成立了“天地壹号足球队”,打了一年乙级联赛。打完之后,我就知道这个行业是没得救了。

  理财周报:最近足坛在扫赌,你说的没救了是不是指赌球?

  陈生:赌球,打假球,应该讲在行业内是百分之百,我是地球上最差的一支球队,每一场都被赌球,每一场都被控制,都是策划好的,赢多少,输多少,教练员,运动员,包括有的官员,都参与其中。我发现之后,还把我们的教练抓起来关了好几天,但是我发现我无法改变,赌博集团把比赛球队,比赛完全控制了,连足协的某些人都参与。

  本来说中国没理由13亿人找不到十来个人来踢球,怎么可能呢?但当一场足球,什么都是设计好的,那谁还愿意练啊!谁愿意拼命啊!大家都是想怎么去拿钱行贿教练,给钱给教练,就能安排上场,然后赌头说好了一场给多少钱,然后看下注的双方是个什么态势,根据这个东西来记输赢。你说中国足球还能成什么样?

  地球上面最差的一支球队都在赌,而且基本上是场场赌,每一场都赌。你就可以想到中甲,中超,上面赌成什么样子,整个大环境彻底烂掉了。这是臭海,不是蓝海也不是红海,你跳进去就得臭。

  理财周报:所以你只搞了一年就退出?亏了多少?

  陈生:一年三百万,全亏掉了。

  理财周报:那现在空余时间喜欢做什么呢?高尔夫?

  陈生:不打,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一直做企业,一直赚钱。我不喜欢运动,你看青蛙,蛇就靠冬眠减少活动延长生命,我减少活动也能延长生命。我的心脏也许没有运动员的好,但是我消耗少,不吃油腻的东西,也能达到同样的目的。

  (实习记者王薇薇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理财周报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