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杨绍华:峡谷深处的养猪“状元”(云南)

2015年11月 6日 星期五

  天刚蒙蒙亮,杨绍华就穿上白色长裳,开始在猪圈里忙开了:喂猪,清理猪粪。“近期猪价好,得抓紧时间把猪喂肥,卖个好价钱。”满是汗水的脸上,绽放着舒心的笑容。

  提起杨绍华,六库镇、鲁掌镇等地的农民群众无不竖起大拇指,交口称赞。 他经过21年的奋斗,成为年出栏10000多头肥猪的养猪“状元”,并带动周边50多户群众依靠规模养猪摆脱贫困。

  “吃不了苦,养不好猪”

  杨绍华出生在六库镇新寨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庭人口多,生活艰难,他只读到小学二年级。成家后,杨绍华分到了1亩水田,6亩旱地,一家人早出晚归,辛勤耕作,也只能勉勉强强喂饱肚子。

  1994年,一个朋友停薪留职,在州府六库附近开办养猪场,邀请杨绍华参与,他说服妻子,一起去养猪场打工。

  杨绍华善于动脑筋,加上做事勤恳、为人忠厚。两年后,朋友回单位上班,把养猪场留给他经营。杨绍华毅然把家里的房子卖了,和妻子一起开始了长达21年的艰苦创业。

  刚开始,杨绍华基本上按照在村子里散养的方法,第一年,只卖出20头猪,亏了2万元。他不识字,镇里搞养殖业培训班,他都要靠死记硬背,因技术经验不到位,规模一直上不去,效益不好。

  杨绍华性格坚强,从不服输。“我不信不识字就养不好猪。”他经常去附近的村子跑,与养殖户交流心得,积累经验,与县里的农技人员建立长期联系关系,学习先进技术,自己细细琢磨,慢慢摸索。

  “农村养猪的人比较多,但是真正能致富的没几个。一是没有规模,二是技术跟不上。”杨绍华说,搞养殖业风险高,投入大,特别脏、特别累、特别苦,没有一定胆识和魄力,没有吃苦耐劳的韧劲,根本干不了。

  为了节省成本,刚开始,杨绍华不请小工,从清扫圈舍到喂养猪食,从配药消毒到饲料加工,都是亲力亲为。21年来,几乎没有休息的日子,起早贪黑,到乡村购饲料,到外地运种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勤恳劳作,小心伺候。他的儿子开玩笑说:“父亲不是在猪圈里,就是在去猪圈的路上。”

  “技术跟不上,养猪白忙活”

  在杨绍华的辛勤付出、科学管理下,他的生猪养殖事业快速地发展起来,达到年出栏肥猪10000多头的规模。

  “养猪最重要的是技术,特别是猪瘟,搞不好预防,一场瘟疫下来,几年的辛苦白白丢进怒江了。”杨绍华说。

  走进杨绍华位于六库镇“一只羊”养猪场,四周树木婆娑,青翠葱茏,水泥路干干净净,刷着白石灰的猪圈整整齐齐,消毒设施、化粪池、配药房、饲料加工房一应俱全。

  21年来,杨绍华的养猪场从来没有发生过猪瘟,这在养殖业技术相对落后的怒江,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杨绍华告诉记者,他的养猪场之所以21年没有猪瘟,一是靠得天独厚的环境,二是预防做得好,三是饲料配得好。他的养猪场坐落在怒江边一个环形山坡上,离城市有六七公里,离周边村寨远,风景好,阳光充足。“很多人认为猪不讲卫生干净,其实错了。”杨绍华说,猪很爱干净,猪圈必须见光、干净、宽敞。夏天,他每天冲洗一次猪圈,冬天,每天都清除猪粪。每隔两天,养猪场里里外外消毒一次。母猪,每年打两次预防针,小猪仔每个月打一次。

  杨绍华喜欢猪,无事就往猪圈跑,观察猪的活动情况、外形变化,逐步得出自己的一套喂养方法。

  一次,他发现一头小猪仔没有精神,进食无力,马上拿起铁铲仔细翻查猪粪,发现有点稀,马上给所有的小猪仔打了肠胃药。“小猪仔最大的危险是急性肠胃炎,一死一大片,要不是发现及时,就亏大了。”

  杨绍华还有一门绝技,他直接从厂家进饲料,自己买包谷、麦麸、谷糠,按一定的比例配出生态、营养的猪食。猪长得快、长得壮,肉质好,口感好,深受消费者欢迎,供不应求。“杨绍华的猪,杀了后放一整天,肉不会变少,没有水份流出,我们都喜欢买他的猪。”泸水县大兴地镇中学事务长奥三乾说。

  学科学、用科学是杨绍华投身生猪养殖事业的原则。虽不识字,但刻苦钻研,在实践中不断吸收他人的长处,改进管理方法、应用新科技,自学家畜病防治知识,掌握了蓝耳病、口蹄疫、脑包病、猪肉绦虫等病情的防疫技术,杨绍华的生猪成活率高达99%、出栏率达98%,人人称道他为“养猪状元”。

  “没有党的好政策,就没有我的今天”

  养猪21年,杨绍华最害怕的不是人人恐惧的猪瘟,而是起起伏伏、缥缈不定的猪价。他非常喜欢看新闻报道,关注国家的经济发展,关注全国、云南省、州内外猪价变化。 “散养,亏得少,利润少,规模养猪才有利可图。但危险在于一旦价格持续下跌,亏得也大。”

  2008年、2009年怒江猪价持续低迷,加上外来的猪肉冲击,杨绍华的养猪场9000多头肥猪不得不低价出售,亏了200多万。他的养猪场,每个月仅饲料费就高达三四万元,最困难的时候,连购买饲料钱都没有。有一年,欠粮食部门和饲料厂家的钱已达60万元,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州县扶贫、农业部门了解到情况,按照国家扶持政策,帮他争取项目,给予支持,还协调县农村信用社帮杨绍华贷款,渡过难关。

  去年上半年,州内猪肉价格下跌,杨绍华的养猪场9000头肥猪赔本贱卖,一家人欲哭无泪,撑不下去了。省扶贫办雪中送炭,及时给予养殖专业合作社50万项目补助。“规模化养猪就像炒股,价高就抛,价低就得撑,撑不住,就玩完了。若不是省扶贫办的那50万扶持资金,我的养猪场就办不下去了,没有共产党的好政策,我的养猪场早就关门了。”

  目前,杨绍华的养猪场有猪圈103间,每年出栏10000多头猪,年收入200多万元。2012年,杨绍华被评为全国创业之星,绍华养猪场被评为怒江州农业产业化经营龙头企业。

  杨绍华最大的愿望是在州里成立一个养猪协会,把全州的养殖大户团结起来,共同研究养猪技术,分析市场前景,抱团抵御风险。“猪价维持在一个正常的水平,让老百姓有肉吃,能有点辛苦钱赚,我们心里才踏实。”杨绍华说。

  “老百姓养好猪,有点钱花,日子就好过了”

  干净的稻草上,四五头小猪仔正争先恐后吸吮乳汁。“现在小猪仔价格好,长到十多斤,就可以卖了。”鲁掌镇登埂村村民李大华小心翼翼的蹲下身,给母猪喂食。

  三年前,他在杨绍华养猪场赊了两头母猪和20头小猪仔搞养殖,如今,一年可以卖出30多头肥猪。“附近村寨老百姓都和我一样,想养猪,但没有钱买母猪和小猪仔,就到杨绍华那里赊,等卖了猪后再给钱。”李大华说。

  泸水县地少人多,农民收入主要以粗放的第三产业为主,农业发展陷入不平衡状态,产业结构极不合理,搞养殖找生活已成为众多农民群众的首选。

  杨绍华养猪出名后,六库镇、鲁掌镇、称杆乡的农民群众慕名而来,有的请她传授技术,有的请她帮助联系销路,他总是热情地接待,做到有求必应,把自己多年的养猪技术,特别是自己配猪食的方法毫无保留地教给前来学习的养殖户。人们说他太傻了,杨绍华总是一笑了之。

  虽然自己还欠着信用社130万元贷款,每个月的利息近9000元。但对那些想养猪但没有钱的贫困群众,杨绍华特别热心,送母猪,送饲料,时不时上门,手把手教授技术。近10年来,杨绍华赊给老百姓的母猪、饲料钱已达60万,目前还有30万没有收回。

  六库镇新寨村村民杨绍军生活特别困难。杨绍华送给他一头母猪和10个小猪仔,一年后,肥猪出栏了,可市场猪价低,卖不出去,杨绍军很着急。杨绍华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买回来,过了一段时期,猪价走高,他卖了后,把高出的猪钱送还给杨绍军。“困难群众养一两头猪不容易,不能让他失去信心。”

  下岗职工欧学良在杨绍华的帮助下,回到老家新村,靠两头母猪起家,成为养殖大户,现在家里盖起了新房,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为了联合更多的生猪养殖同行,共同交流养殖技术,统一提供产供销服务,共同抵御市场风险,让更多的老百姓依靠养猪走出困境,杨绍华和儿子成立了登埂志友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周边村寨的群众纷纷加入,目前,会员已经达到50户。

  谈及今后的发展,杨绍华兴奋地说,只要大家一条心,掌握好科学养猪方法,共同努力,养猪产业一定会越办越红火。



来源:怒江大峡谷网 作者:李寿华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