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不一样的猪肉

2015年11月 11日 星期三

 张国立   昨天接近傍晚时台北下起雨,算是入秋了。到北海岸的金山朋友阿忠家吃饭,他住在半山腰,树围住的小溪旁,铁皮木板搭出简单的房子,敞开的院子中央是座烧炭火的炉子,大家在风声雨声里围着炉子吃。先上来用空汽油筒改装的立炉烧出的瓮仔鸡,撕下鸡肉往炭上的石板再煎煎,趁热下肚。



  接着是他下午到海边拾回来的海草“石莼”炒蛋,带着海洋的些许苦味,与现煎的松阪猪肉配鸡油拌饭,身子随之温暖。

  另一朋友讲起他吃猪肉的历史,他的父亲在市场内卖猪肉,卖剩的带回家交给妻子做饭。朋友说他直到大学才见过肋条、五花肉、猪排,因为他的经验里,猪肉都是零零碎碎的,看不出模样。不过他觉得外面的猪肉没家里的好吃,后来才明白,正因为每天只有卖剩的碎肉,母亲得费尽心思才能将猪肉烧得有滋味,练出一手外人无法体会的手艺。

  所以,他的认知里,猪最好吃的部位是边边角角卖不出去的。

  长大之后,父亲的生意也做得比较大,每天总卖出一两只全猪,他家的菜单有了变化,隔十多天,饭桌上会出现吃起来嫩嫩脆脆香香的猪肉,从没在外面馆子里吃过。父亲得意地说,是猪的喉节,虽肉少,却更脆更嫩,可惜喉节短,一头猪就那么一小节,他得每天存,凑够了分量再交给妻子,于是出现喉节,代表加菜,若是一个月没见到这道菜,不能不担心父亲的生意是否清淡了。

  吃饭吃的是感情。

  如今他的父亲年纪大,除非老朋友要求,否则不提刀上柜,但他带着妻儿回家时,父亲依然能从大冰箱内取出一袋喉节喊老婆加菜。他的冰箱像卡通里Doraemon的百宝袋,掏不尽的喉节?老妈在厨房里烧热锅子,笑眯眯地说:

  “你老爸都七十几了,哪卖得了这么多猪,他向其他摊子买的,市场里谁不知道你爸爱喉节,其实他是为你买的。”

  猪喉节成了朋友家的印记,正传向第三代的家族集体饭桌记忆。

  倒是母亲做的菜里少了以前的滋味,她炒碎猪肉炒太多年,厌烦了?

  “你想吃小时候的碎肉呀?”老妈的锅铲敲着锅盖,“去,待会儿炒一盘给你。”

  那天晚饭,除了香脆的喉节,还有一大盘碎猪肉炒韭菜,菜多肉少,绿油油的,孩子不喜欢韭菜的味道,专挑盘内的碎肉,朋友想起小时候,他伸出筷子夹住孩子的筷头:

  “不准挑,肉配着菜才好吃。”

  孩子扁起嘴,倒是老爸老妈张大嘴乐得直笑。是,他果然继承了父母的DNA,那么日后会不会有一天见到长大的孩子也这么骂他的孩子?

  “那天我妈炒给她孙子吃的仍然不是碎肉,是猪后颈肉,她切碎了点而已。”

  我们听了大笑,老人家充满爱的欺骗。

  雨没停过,空气里的湿度越来越高,气温降低,每个人却吃得浑身暖和,阿忠在石板上煎起饭后甜点,著名的金山地瓜。他边煎边自言自语:

  “喉节?要怎么煮?”

  留下困惑的阿忠,回家途中我突然想到小学时带到学校的便当,那时家里穷,便当内的主菜必然是蛋,怎么做的蛋呢?啊,多了,煎的、煮的,有配萝卜干炒的、混了切碎菠菜的蛋饼、浇点酱油在上面的荷包蛋、方方的日式蛋卷,显然老妈怕我吃腻了蛋,绞尽脑汁变花样。有天我吃到加了辣椒的蛋,回去怪老妈,她掩着嘴笑不停,原来我和老姐拿错了便当盒。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但丁曾说了个故事:某次上帝问他,什么东西最好吃?但丁回答,鸡蛋。上帝再问他,鸡蛋要怎么吃才好吃?但丁回答,沾咸。但丁讲这个故事的意思大概是食物简单便好吃,不需要过度铺张。如果上帝问我:

  “小张,鸡蛋怎么做最好吃?”

  难以回答的问题,我的蛋从不简单,且变化万千,我该回答:

  “老妈做的最好吃。”

  吃饭简单,五块钱是吃,五万块钱也是吃;饭里的感情复杂,而且万两黄金也别想沾上边。

来源:新民晚报

分享

相关新闻

国产猪肉比洋猪肉好,为什么?

来自 中国 的新闻  2017年 6月 18日 星期日

世界银行报道越南不符标准的屠宰场

来自 General 的新闻  2017年 3月 31日 星期五

湛江推进畜牧业发展

来自 General 的新闻  2017年 3月 22日 星期三

更多新闻

韩国培育出“绿巨人”猪 浑身是肌肉

来自 南朝鲜 的新闻   2017年 9月 22日 星期五

JBS董事会任命创始人为CEO

来自 巴西 的新闻   2017年 9月 20日 星期三

网易首个线下猪肉专柜开业

来自 中国 的新闻   2017年 9月 19日 星期二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