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潜规则让每头猪涨价两三百元(广东)

2015年11月 26日 星期四

“现在做猪肉档难做!”近日,一名广州“猪经纪”(行内叫法,即组织活猪猪源的经纪人)向记者感叹。记者连续多日暗访广州活猪交易市场、屠宰场及肉菜市场,发现在各项无依据的收费作用下,生猪成本被推高,压力压到“猪经纪”身上。

  “现在做猪肉档难做!”近日,一名广州“猪经纪”(行内叫法,即组织活猪猪源的经纪人)向记者感叹。记者连续多日暗访广州活猪交易市场、屠宰场及肉菜市场,发现在各项无依据的收费作用下,生猪成本被推高,压力压到“猪经纪”身上。

  而最终,“猪经纪”会想办法在零售端“泄压”,在某种程度上,利益盘剥最终由消费者买单。

  向养殖户买活猪 “喂饱过磅”是惯例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李俊(化名)就在广州从事猪肉买卖生意,堪称广州最早的猪肉商人。如今,他在广州拥有自己的贸易公司和猪肉品牌,同时经营有100多个直营猪肉档口,加盟猪肉档口超过200个。

  李俊的办公室放着两个猪仔木雕,寓意事业兴旺。现在事业规模不小的李俊,在谈起自己的生意时,仍然挠头,“在这一行摸爬滚打20年,有太多的故事和无奈。猪肉行业潜规则一直存在,让我们苦恼,可能最终我们会把这些苦恼丢给老百姓,我说的你懂吧?”李俊弹了一下烟灰,开始清洗起印有自己猪肉品牌的定制茶具。

  “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外地收猪,在广州屠宰,拉到市场上卖。”李俊说,面对养猪户,他们时常处于劣势地位,“生猪不愁卖,我们就少了议价底气”。

  曾经,李俊采购的多数活猪都来自湛江。11月7日,在遂溪县郊区,养殖户谢东嘴里叼着烟,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的这口化粪池,他的身后,180多头将近400斤重的母猪在猪栏里发出一声声号叫。

  谢东介绍,他所养的猪,都是杜洛克种猪和白猪(也叫“大白”)配种出来的二元杂交猪。同时,二元杂交母猪还可以继续和杜洛克种猪配种,培育出第三代三元杂交猪,“杂交猪每只养到230~240斤就可以出栏,从猪崽到出栏,耗时大约6个月”。

  直到今年6月以前,谢东都在亏本养殖,“我们养猪户,一般没有仔细计算成本,不过大概清楚,出栏的时候,白猪的成本价是每斤6.5元”。

  谢东的猪场一年出栏将近2000头。由于现在不愁卖,在面对像李俊这样的买家时,谢东拥有不少的议价优势,“都是打电话预订,而且上午打电话,下午就过来拿猪,很多人要”。

  即便像谢东这样的养猪户,同样要履行活猪出栏的潜规则:喂饱过磅,即在猪栏里喂饱了猪再过磅出售。按照谢东的说法,一头成年肉猪,进食和排便,体重相差动辄10斤以上,而按照8元的收猪价,这个弹性幅度就是100元上下,100头猪的幅度就被放大,变成1万元上下,所以对谢东来说,喂饱过磅意味着“快速增收”。

  李俊则表示无奈:“我一天要收200头猪,光在这个环节,成本就增加了1万多元。但又没有规定你不能喂食,这是大家都接受的潜规则,我们只能想办法在后面的环节中增加利润。”

  交易中心收费进来一次,出去一次

  近日,记者以“猪经纪”身份多次进入广州某肉禽交易中心暗访,发现像李俊这样的猪肉商人,在活猪源头购买活猪,运送到广州后,还要经历多个环节的盘剥。

  11月14日,记者随运载活猪的货车停靠在交易中心门口,一名身穿便装的男子拿着一只一次性塑料杯向货车走来,在货车一侧,从货车内向下滴的“尿液”中取几滴样。

  李俊告诉记者,这就是进入交易市场之前的尿检,主要检测瘦肉精成分,一般活猪运到交易中心,已经在车上排出粪便和尿液,“但是这样也不严谨,滴下来的液体,可能是尿,也可能是别的”。

  记者发现,该男子并未出示任何检验检疫的工作证件,而现场多名“猪经纪”表示,取样的人经常换来换去,“其中有一些并不是正式工作人员”。

  记者观察发现,几乎每一辆车的取样工作都如上述一样进行。之后,记者随该男子前往检验窗口,此处贴纸上写着“先交费,再过磅”。在窗口,检测费收费360元,交费后记者并未获得任何发票收据。

  取样的男子将“尿液”分放到5个杯子当中,窗口内的工作人员收完费,便开始使用试剂检测尿液,全程两分钟,随后整车猪获得放行。记者对360元的收费提出质疑,但对方只是不停重复:“我不知道啊,我只是负责收费。”

  此外,“猪经纪”从交易中心收购活猪离场时,每头猪还需要缴纳2.5元的“检验检疫费用”。这笔费用,在李俊等人看来多此一举,“进来交一次费,为什么出去还要交费”。

  记者在广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咨询了解到,该部门并未在交易中心有相应的检验检疫工作,而即便有,也是跟“猪经纪”所在主体产生这笔费用,而非交易中心管理方。

  而广州市动物卫生监督网资料显示,生猪及猪肉的检疫包括四个严格关口:产地检疫、出售前检疫、进入禽畜交易中心前检疫、屠宰检疫。其中并未包含上述离开交易中心的费用。

  收费标准手写 “保护费”按周收取

  获准放行后,运猪车被要求开到电子磅上,记者随车来到第二个窗口,经过电子磅称重,窗口工作人员要求记者交费315元。

  记者一行打算交钱之前,另一名“猪经纪”提醒记者先不要交钱,随后质问对方:“以前这个重量不是收265元吗?怎么现在涨价了?”工作人员有些错愕,随后表示:“现在都是这个价啊。”

  “什么这个价!我在这里做这么久,都是这样收费的!你搞清楚。”这名“猪经纪”质疑道。

  在质问之下,该工作人员在其办公桌一侧墙上的一张白纸试图查询收费标准,但记者发现,这份收费标准是手写的,“他们一直都是手写的,想涨价就再写一张贴出来”。

  随后该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那就收265元”。交费后,同样没有出具任何发票收据。随后运猪车进入交易中心。

  在畜禽交易中心,记者被告知,要在畜禽交易中心长期生存,还需要交一笔被称作“保护费”的款项,多名“猪经纪”表示,交易中心每周不定时会来一批人,开出一张收据,每次收费200元,每个月来4次。

  记者获取的一份所谓“保护费”收据显示,一次200元的费用项目系“调磅费”,这张收据的盖章显示的却是停车场收费章。

  李俊告诉记者,整个交易中心100多个档口,一次所谓的“保护费”就是2万多元,一个月4次就八九万元,“来收费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反正给你一张收据,你就要交钱”。

  屠宰场“偷割猪肉” 冷链配送车“没得选”

  除此之外,记者咨询的交易中心档口每月租金约13000元,但事实上,这个租金是经过3到4次转租的价格,如果是第一手租金,只需要三四千元。

  李俊表示,他的档口每月租金15000元,包水电费,“是第三手的了”。据李俊估算,从该交易中心出去的猪,每头猪的成本会增加两三百元。

  活猪离开畜禽交易中心,便进入屠宰场。李俊对屠宰场也苦恼连连,“宰一头猪收费38元,从屠宰场出来的时候,有时候会被割肉,也要指定一家公司冷链配送车,一辆车成本一个月7000元,不选不行”。

  11月中旬某日凌晨3时,记者到白云区某屠宰场暗访发现,活猪被宰杀后,所有大小肠和内脏会集中送到一侧统一清洗,清洗过后,猪肺等内脏会被送回冷链车上,由于屠宰过程中,外人无法进入现场,李俊表示,有时候也会发现内脏“偷工减料”,“比如少了点什么,或者猪肚变得很小”。

  此外,一名屠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屠宰过程中,“割一点肉留下来”是很常见的事,“不过现在管得很严,割肉比较少了”。

  记者在屠宰场看到,屠宰的最后一个环节所在车间,明显地在告示牌写着“禁止偷割猪肉,违者重罚”字样。

  此外,记者还发现,该屠宰场所用的肉品专用车均来自同一家公司,李俊表示,如果要在此处屠宰,比如选择这家公司的冷链配送车,一个月租金7000元,“如果要选其他车,就只能去别的屠宰场,基本上冷链配送是没有选择权的,在哪里屠宰,就要用他们的车”。

  档口入场费上万元猪肉供应商也是指定

  生猪离开屠宰场,便进入终端环节的零售市场。而记者在多个肉菜市场采访发现,猪肉档口经营,同样有不少潜规则和无依据的费用。

  在李俊的介绍下,记者来到越秀区解放路一带某肉菜市场,李俊在这里拥有两个直营档口,“首先,要进入肉菜市场开档口,必须有入场费,我在这里开了两个档口,加起来10万元,我曾经在天河投过一个档口,入场费18万元”。

  记者在海珠区工业大道某肉菜市场了解到,由于毗邻几个大型居住小区,该处某肉菜市场一个档口两年的入场费超过50万元。

  越秀区惠福西肉菜市场一位负责人王海(化名)告诉记者,该市场猪肉档口每月租金为3400元(包括管理费、水电费),但签订合同时需要一次性缴纳25000元入场费,“这是行情价,在市场所有档口中,猪肉档的入场费处于中等水平,青菜入场费最便宜,烧腊等最贵”。

  记者走访市场时还发现,个体经营档口的猪肉多由固定的供应商配送,这些供应商往往与市场承包方合作。据王海介绍,档主可以自己挑选活猪,之后他们将安排公司提供活猪代宰、猪肉配送服务,每头猪的代宰费为85元。

  “你看,我自己屠宰,一头38元,加上配送,就40多元,但是在市场要85元。”李俊表示,在肉菜市场开档口,都要向指定的供应商拿猪肉,“有些地方买一头猪,市场管理方还要抽一点水,有些地方,市场管理方就是供应商”。

  猪肉档档主邱先生说,他所在市场的猪肉有两个固定的供应商,由于他的猪肉被送到档口时,猪杂常常被扣掉,“所以想转到另一个供应商,但不行,怕有麻烦”。

  市场化下的古老行业每头成本多好几百元

  在猪肉行业门户网站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看来,猪肉行业是一个十分古老的行业,产业链长,各个环节都有利益。“猪经纪”和猪肉档主面临的各项潜规则和收费,是长期存在的。

  “猪肉价格的影响因素有很多,但这些费用的影响是一定的。我们做过相应的调研,北京的‘白条肉’12元/斤,和出场价相当。但如果加上这些费用,这个价格就是14~15元/斤。”冯永辉表示,记者所暗访的交易中心的运行方式,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方式,“传统上,这个行业都多多少少有些垄断性质,所以这里面的费用,比如过磅费,基本上就是强硬的收费,没有任何依据”。

  冯永辉曾在全国多地调研猪肉市场,在他看来,在猪肉产业链上,饲料、养殖、配送等领域,基本实现市场化,但唯独活猪屠宰是个例外,“这里面有太多利益,我们也呼吁过,这些利益实际上都是由消费者买单,所以如果整肃下来,消费者可以吃到更便宜的猪肉,当然,这个过程肯定很难”。

  在李俊的账本中,如果上述过磅费、被称作“保护费”的款项等费用不用交,一头猪的成本可以减少两三百元,“我已经算是躲过很多收费了,有一些人,可能一头猪成本可以减少五六百元甚至更多”。



来源:东方财富网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