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私宰企业难取缔 食品安全引担忧——对正阳县猪肉市场乱象的调查

2015年12月 14日 星期一

  猪肉的质量关系着我们每个人的饮食安全问题,而在正阳县城区和周边乡镇,生鲜猪肉在检疫、屠宰及流通方面,存在着诸多乱象。

  ■河南经济报记者 石继峰

  记者在正阳县暗访调查时发现,正阳县城区某些企业每天私自屠宰约100余头生猪,并形成链条式发展结构,县辖乡镇同样存在私屠滥宰现象,且被宰生猪均未佩戴免疫耳标,也无检疫合格证明,这些未经任何检验检疫的肉品,也就是所谓的“白条猪肉”便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了市场。

  据一位知情人透露,正阳县辖区内的生鲜猪肉80%以上来源于私宰生猪,并且近一年来由于各职能部门的监管缺失,私宰现象呈蔓延趋势,其生产模式均属于“家庭作坊式”生产线。

  生猪私屠滥宰现象为何如此猖獗,“白条猪肉”是如何流入市场的,生猪私自屠宰,在正阳县乡镇市场上流通、销售又是否经过检验检疫?记者就一系列疑问对正阳县县辖乡镇进行了暗访。

  在永兴镇熙熙攘攘的镇区市场内分布着多家生鲜猪肉销售摊位,记者看到悬挂在铁架子上的猪肉均未盖章,掀开摆放在三轮车上的半扇猪肉,发现上面也没有任何印章。摊位老板称,这都是刚宰杀的新鲜猪肉。猪肉是定点屠宰还是自己宰杀?摊位老板坦言:“都是在老银行院内个人屠宰的。”对于为何没有盖章,算不算“白条猪肉”这一问题,摊位老板给出的回答是:“永兴镇没有定点屠宰场,也知道这是不允许的,今天卖完就不宰了。”

  记者随机询问一肉贩,猪身上的“三腺”是否已摘除,该肉贩竟不知“三腺”为何物,更甭提“瘦肉精”、猪病虫害检测了。当听说是甲状腺、淋巴结、肾上腺时,一旁帮忙的女摊主急忙过来打圆场,称这些东西在自己宰杀猪时已经摘除。

  记者在永兴镇街道南侧的老银行院内,看到了老式的支锅式屠宰设备,卫生环境脏、乱、差,而待宰圈一角仍有未佩戴免疫耳标的生猪卧在圈内。

  随后,记者又赶往寒冻镇暗访私宰生猪情况,在镇区紧邻民房一处院内,记者看到待宰圈内有7头猪未佩戴免疫耳标,也同样摆放有简陋的传统支锅式屠宰设备。后来,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这些没有佩戴免疫耳标和没有检疫合格证明的生猪已于暗访次日屠宰,并且流入寒冻镇市场销售。

  为了深入了解正阳县生猪屠宰的程序,记者又连续暗访了位于该县污水处理厂对面居民区内的正阳县正大同心屠宰场。记者在正大同心屠宰场附近蹲点暗访,发现有运送生猪的车辆陆续进入该场,这些进场生猪均无耳标。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猪进场前,驻场检疫人员要查看生猪有无检疫合格证明、耳标等,证、物相符方可进入屠宰场,没有检疫合格证明是绝对不允许进入屠宰场的。且在进场时也未看到驻场检疫人员查证验物、登记收购台账、建立追溯档案。

  记者紧随其中一辆运送生猪车辆进场,而该车辆的生猪全部被卸在待宰圈内。运送生猪的商贩则大声吆喝:“钉耳标的钳子呢?”场内工作人员则回应:“钳子被某某拿走了,你稍等一会儿。”接着,该商贩则擅自在所运送的生猪耳朵上补钉了耳标,以掩人耳目。记者发现不断有运送生猪的车辆陆续进场,这些无耳标的生猪被卸入待宰圈后也如法炮制补钉耳标。

  按照规定,生猪从屠宰到上市一般需要经过产地检疫、宰前检验、宰后检疫等十几项程序,从屠宰场出来的猪肉检验、检疫合格后就会发给“两章两证”(即定点屠宰章、动物检验检疫章;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肉品品质合格证)。然而,记者在正阳县正大同心屠宰场暗访时发现,在擅自补钉耳标、没有产地检疫证明的生猪被屠宰后却均有宰后检疫印戳。

  根据记者查阅驻政【2010】133号驻马店市人民政府文件《驻马店市人民政府关于确认驻马店市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的通知》显示,正阳县同心屠宰场因不符合设置规划、不具备规定条件,定点屠宰资格予以注销,并收回标志牌、印章、证书。根据知情人提供线索,正阳县商务局在行使生猪定点屠宰监管职能时已分别于2012年3月19日、2014年8月25日先后以《关于没收“正大同心”非法生猪屠宰场屠宰工具和设备的请示》文件形式请示县政府拆除该场,且正阳县原食安办严主任和副县长陈剑已于2014年8月28日批示由食安办牵头,协调有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

  根据走访调查的情况,记者尝试采访行使检验检疫、规范屠宰职能的正阳县畜牧局,但却未见到任何人,办公室工作人员在与领导汇报后称:“领导们都不在,你们改天再来吧。”而后,记者多次与该县畜牧局局长余学锋联系未果。在采访结束时,正阳县政府办公室一张姓副主任称:“待与分管县长汇报后,给予回复。”截至记者发稿当日,仍未得到任何回复。

  记者手记:

  被取缔的私宰企业之所以存活下来,究其原因,是监管部门的执法不严促成的。有人选择私屠滥宰,是为了避开相关部门的监管,可以生产注水肉。还有利欲熏心的私宰户甚至低价收购病死猪宰杀,或将母猪肉混在好猪肉中出售,以次充好,从而牟取暴利,这才是“私宰肉”的利润空间所在。种种乱象的出现,各监管部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分别负有检验检疫、规范屠宰和市场流通的畜牧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此乱象是否采取了相应的制止措施,问题出现后,究竟是在联合默许还是联合执法,耐人寻味,而该县的食品安全问题又着实让人担忧。



来源:中原经济网—河南经济报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