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那个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又出手了,再度震惊全国!

2016年 5月 16日 星期一

 一个儒雅的教授?一个手握权柄的官员?亦或一个精明的商人?这些形象,是陆步轩父母对他的期许,也是陆步轩曾经对自己未来的设计。

  陆步轩,当年的高考文科状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骄子。

 

  然而,都不是。陆步轩只是一个屠夫,一个卖猪肉的。

  1

  1989年,从北大中文系毕业,陆步轩被分配到长安县的柴油机厂工作。由于地方小,人际关系复杂,陆步轩的事业发展并不顺利。他曾经先后做过多种职业,开过化工厂,也做过不少小生意。

  陆步轩迷茫过,消沉过,但他没有堕落。在他34岁的年纪,他操起了杀猪刀,开始了杀猪剁肉的买卖,开始转型从一位地地道道的北大才子到了农贸市场的小贩。

  2003年,他开始以“眼镜肉店”老板的身份卖猪肉,被媒体广泛关注,也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卖猪肉这个职业,估计与陆步轩对自己形象的想象也相距甚远。以至于2013年4月,陆步轩受邀回到北大做创业讲座时,曾经几度哽咽,称自己“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好在是在北大,当陆步轩说出这话时,台下学子一片掌声,北大老校长许智宏笑着说:“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并没有什么不好。从事细微工作,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学家、卖猪肉的,都是一样的”。

  对于许智宏这句话,陆步轩当时只是黯然一笑!

  2

  陆步轩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从事屠夫这个行业,他内心一直渴望从事学术类的工作。即使社会褒奖他,他仍感到自卑。

  因为当屠夫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一个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样可以做,当一个人在年轻时代花了多年时间接受专业训练之后,再去杀猪卖肉,对知识和智力都是一种浪费。他在自己的书里写,如果认为北大学生卖肉完全正常的话,为什么不在北大开设屠夫系,内设屠宰专业、拔毛专业、剔皮剁骨专业,那样卖起肉来岂不更专业?

  不过,在这个人生最黑暗的时期,陆步轩却把卖猪肉这件事做到了“北大水准”:他从来不卖注水肉,一个档口能卖出十二头猪。即使在他自卑绝望的日子里,他依然认真地对待生活、生意。在猪肉生意之外,他还写了一本书。

  

  3

  在陆步轩卖猪肉的同时,有一个和他极为相似的人,正在远方注视着他,并向他伸出手来。他就是陈生。

  陈生是陆步轩的师兄,1984年从北京大学毕业,被分配至广州市委办公厅。然而不到几年时间,不安现状的他在众人的反对声中毅然辞职下海,摆地摊、种菜、做房地产、卖酒和饮料,成为一名商人。

  真正让陈生和猪肉联系在一起,是媒体曝光陆步轩以后。“当时所有人都在不可思议和批评,只有北大的许校长说了句‘我北大的学生既可以当国家主席,也可以卖猪肉’,这句话在我脑海里种下了颗种子。”陈生回忆说。

  陈生找到陆步轩,他们开始合作,做高端品牌猪肉。自己养猪、自己卖猪。陆步轩还凭着自己多年屠夫的经验,和陈生合伙开办了培训职业屠夫的“屠夫学校”,他自己编写讲义《猪肉营销学》,并亲自授课。学校越做越大,每年学校都会招聘应届大学生,经40天培训,学习猪肉分割、销售技巧、服务礼仪、烹饪等,再前往档口工作。此外,他还结合自己当屠夫的经历,写出了不少屠夫学校的教材。

  2015年,两人联手打造的猪肉品牌销量超过10亿。2016年,他们的土猪肉品牌登陆网店。

  陆步轩说,将卖猪肉做到极致,“应该也不算给母校丢人了”。

  4

  陆步轩和陈生卖猪肉的时候,他们的一个北大师妹,柳青,正在高大上的投行里挣扎。最终,她也选择了从繁华中出走,开始重新创业。

  她就是柳传志的女儿。

  开始创业后,柳青从高大上的投行高盛,逐步成为滴滴打车的CEO,当被问及过去生活和现在生活的不同,她说,“原来住四季酒店,现在住汉庭;原来坐头等舱,现在坐经济舱;原来不求人,现在要求人。”

  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说过:一个人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

  无论是陆步轩、陈生,还是柳青,现在那些在我们眼中闪闪发光的人,他们背后都有坎坷的故事。他们的独特经历,恰恰是让成功从“胁迫”到“主动”的一次精彩逆袭。

  一个人只有经历过别人的冷眼,经历过内心的挣扎,才能成熟和强大起来。但只要你有足够的坚强、足够的渴望、足够的耐力,上天就会在那种看似全是墙的地方为你打开一扇门。



来源:搜狐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