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都市养猪场”搬家记(山西)

2016年 9月 23日 星期五

近日,居住在市区春沐园小区的居民们感觉到,以往刺鼻的臭味越来越淡了。有业主前往查看,发现小区附近的数家养猪场已经不见踪影,圈舍已被夷为平地。至此,在城区盘踞多年,每到夏天导致周边住户不敢开窗、过往路人掩鼻而行的8家养猪场,终于搬离。

连日来,记者走访市区两级国土、环保等部门,了解养猪场搬离市区的前后曲直。

城区中的养猪场

城区里怎么会出现养猪场?这事要从头说起。

该养猪场位于市区铺安街与禹西路交叉口附近,原址系城郊周家坡村。几户村民在此建舍养猪,当时离城区还比较远,即使有臭味也影响不大。可近几年随着城区东扩,养猪场慢慢被圈进城区范围。为了城市发展,市里对该区域土地进行了征收,土地进行了补偿,就要搬迁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此事被搁置。再后来,已经搬走的几家养猪场又回迁了回来。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养猪场就在城区范围内养起了数千头猪,而在养猪场附近不远,有学校(运城中学),也有小区(春沐园、书香名邸等),刺鼻的气味让附近居民苦不堪言,尤其到了夏天,一些住户的窗户根本不敢打开。

一名运城中学学生家长说:“一到夏天,我送孩子上学就得绕到其他街上走,太臭了!”

为此,市民的举报电话此起彼伏,甚至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为此专门书写建议或议案,要求有关部门着力解决。

四道禁令没把猪场迁走

养猪场引起民愤主要是刺鼻的气味,主管部门首先就是环保局。

接到市民举报之后,盐湖区环保局安邑环境监察中队前往查看,发现有养殖户的养殖数量已超200头,属于环保管理范围,而且养殖地点位于城市禁养区,便对养殖户进行口头劝说,要求搬离,但被拒绝。

随后,盐湖区环保局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无果。

紧接着,该局又相继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依然没有结果。

该局法制科负责人说:“养殖的是活物,本身就比较棘手,不好查封也不好扣押,最好是做通养殖户的工作让他们主动搬离。”

养殖户的工作做不通,而至此环保部门的正常管理手段已经用完。最终,该局将此事上报市政府,要求对养猪场实施关闭。市里关闭文件出台,但养猪场依然在运行着。

村民为啥要在城里养猪

养殖户为啥在城区苦苦坚持,置环保部门的禁令于不顾?

据了解,根据不成文的惯例,在养殖场等活物搬迁时,会给当事人一部分补偿。一些养殖户以此为据,坚持不搬。而有关部门则认为当时的土地补偿款已经赔付到位,活物搬迁补偿没有明确规定,养殖户是在无理取闹。

双方陷入僵局,但周边居民的生活又的确一天又一天受到影响。

就在政府对猪场关闭文件没有执行之后,市政府专门召开会议专题研究,要求各部门联动,彻底解决这一热点问题和民生问题。

市环保局信访室负责人景红彩说:“养猪场问题能得到彻底解决,市政府层面的重视和协调是一个原因,今年年初成立,囊括26家职能部门的运城市环境保护委员会也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部门协作搬迁养猪场

因为此事系周家坡土地征收的遗留问题,于是另一个“主角”——国土资源局上场。

运城市国土资源局土地统征出让中心负责人介绍:“市民反应很强烈,绝不能让市民再臭下去。我们根据市委、市政府要求,将该案列为一把手工程,要在限定的时间内解决好这一民生难题。”

如今,解决此问题的包括国土局、环保局、安邑办,还有周家坡村村委会。

涉及的8户村民,工作人员一家家上门去做工作,最多的一家登门了近20次。而国土局的负责人更是亲自到现场督办,将其列为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不厌其烦地给村民讲政策讲大局。

与以往不同,此次的谈判,充分考虑到了养殖户的合理诉求。统征出让中心负责人说:“村民的合理诉求也应该给予考虑,我们和环保、安邑办密切合作,做通一家工作,签一家协议,然后拆迁清理一家。养殖户在做通工作之后,也从大局出发,在补偿款还没有到位的情况下,进行了搬离。”

一天一个督办电话

7月8日是一个关键节点。当天,各相关部门开了协调会。会后,8家养猪场中3家搬走,其余5家有4家已谈妥,另一家正在谈。至此,此问题的解决进入快车道。

对于市环保局信访室负责人景红彩而言,在那段时间,关于养猪场的事情成为她短信或电话向局长汇报的主要内容。

“7月19日周家坡养猪场搬迁进展情况:1.郭某某家和杨某某家已经全部搬完;2.冯某某家已经卖了部分大猪,还剩100多头小猪,正在处理中;3.周某某家已经卖了100多头大猪,还剩100多头猪,正在处理中;4.郭某某家正在和安邑办谈赔偿,已经开始卖猪。”类似的短信,景红彩几乎每天都要向局长发一次。而且,根据领导要求,她还每天给盐湖环保局打电话,了解问题解决的进度。“我那几天天天给盐湖区环保局打电话,问题总是今天搬了几头猪,还剩几头猪,什么时候能搬完,家人和朋友总开玩笑,说我什么时候办了个养猪场。”景红彩笑着说。

养猪场全部搬离,周边居民并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这是因为原来的养猪场的粪水系挖坑式排放,臭味一时还不能全部消散。但好在污染源已经消除,气味终会一天天淡下去。

记者 陈永年

来源:黄河晨报作者: 陈永年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