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ig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pig industry

Sponsor ThePigSite

养猪业新闻

廉江和寮镇里猪肉涨价 市民跨省广西买肉(广东)

2016年11月 25日 星期五

“廉江和寮买不到猪肉了,当地人要跑去广西买猪肉吃。”11月初,一则反映猪肉贵的信息,在微信朋友圈被大量转发,“廉江屠宰场涉嫌垄断”的说法一度流传。

廉江市和寮镇屠商在与广西博白县交界的地方开设临时猪肉销售点。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泠汐 摄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自10月起,廉江加强对生猪定点屠宰的管理,各镇陆续取消生猪“代宰制”,屠商只能从屠宰场统一批发猪肉。屠宰场经手后的猪肉,每斤批发价上涨约1元;在部分菜市场,猪肉零售价则涨了2元左右。

这一政策引起屠商的反对。在部分镇,他们通过罢市、从相邻的广西批发猪肉、组织消费者到广西买肉等手段来抵消该政策的影响。

猪肉涨价也引起部分市民的不满,他们有的乘坐屠商提供的免费接驳车去广西买肉,有的自己驱车去广西。

记者直击 和寮镇农贸市场约三成屠商仍“罢市”

据屠商反映,从10月15日廉江整顿生猪屠宰市场以来,屠宰场就不再给屠商提供代宰服务。屠宰场统一收购、统一屠宰、统一批发,每斤批发价比以前提高了1元左右。

屠商何先生告诉记者,在整顿前,屠商从外面收购生猪的价格大约为7.5元/斤,屠宰费为116元,销售价格约10元/斤。和寮镇取消代宰后,屠商只能从和寮供销社屠宰场批发猪肉,价格约11元/斤,零售价格则涨到13元/斤(数据为腩肉价)。

当地居民黄女士说,此前和寮市场的猪肉价格是每斤11元左右,但现在一斤要十三四元。和寮镇某大排档的负责人李娟说,近一个月来,每天凌晨5点,她就驱车前往两广交界的市场,“去广西进货,每天可节省100多元成本”。

一名和寮镇群众反映,他每天早晨在当地农贸市场购买五花肉需要花14元每斤,而到地处广西的市场购买只需10元每斤,差价高达4元。

“这个市场以前一天能卖掉30条猪,现在卖不到10条。”屠商刘文感叹说,这样根本赚不到钱,不少屠商因而罢市。

11月17日上午10点,和寮镇农贸市场内的两排猪肉档,约三成屠商仍在“罢市”。和寮镇供销社门口张贴的通知称,当地工商所将对已办理营业执照却歇业多时的猪肉经营户进行查处整顿。通知张贴已快一月,但“罢市”的屠商依然没有恢复经营的动向。

屠商应对 去广西批发猪肉另开廉价肉市场

和寮全镇约有5.6万人口,日均销售生猪30头左右。新政策推行后,和寮镇屠商到广西博白县办理合法证件,从乡下收猪,拉到约7公里远的广西文地镇屠宰场代宰,加工费49元/头,并在文地镇龙狗埚村另开“市场”。屠商自发成立的屠商协会发布公告称,将在广西文地镇地界经营平价猪肉,开通从和寮市场到文地猪肉销售点的免费接驳车。

11月17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广西文地市场的排骨价格为15元/斤,而和寮市场的价格为17元/斤。屠商彭先生说,这个时候每天能卖5头到8头猪,购买者都来自和寮,约三四百人,早上还要排队。

为了取缔这个销售点,和寮镇相关部门曾与文地镇沟通,交警部门甚至以查车名义在交界处设卡,“看到买猪肉的就查车”,但这些做法没能使“跨省买肉”现象消失。

在廉江市雅塘镇,不少屠商先是罢市,使得廉江食品公司不得不组织员工在农贸市场的档口销售猪肉,维持供应。但屠商又从广西合浦购买猪肉回来,压价出售。

在石岭镇,一位屠商说,他们已选择近百公里外的广西合浦县作为生猪供应地,并合买价值20多万元的肉类冷藏车,一旦新政在石岭镇实施,他们也“转战”广西。

记者了解到,在廉江各镇陆续推行新政策的过程中,石岭镇龙湾社区、安铺镇都相继发生当地屠商罢市、群众猪肉难买现象。之所以出现猪肉难买,是因为新政策导致猪肉批发价高了,老百姓不愿意去那买,屠商也不愿意卖。

据廉江市食品公司统计,在已推行政策的地区,有和寮、雅塘、石岭三个镇的屠商大部分选择不接受;梁洞镇的屠商在新政策推行后几天内选择不合作,之后逐渐恢复正常。

政策回溯 廉江“屠宰新政”究竟改了什么?

屠宰场与屠商的矛盾,源于廉江各镇陆续实施的屠宰新政。

今年1月1日,廉江市发布了《廉江市整顿生猪屠宰市场工作方案》,称将取缔廉江市内所有不符合规划设置机械化屠宰线、检验检疫、无害化处理等配套设施的生猪屠宰场,并建立生猪肉品集中配送机制。廉江市获批设置的定点生猪屠宰场共20个。由于屠宰场所有权归属不同,其中16个屠宰场供廉江市食品公司管辖,2个供市供销社管辖,其余为农垦部门所属。

廉江市食品公司总经理李家集表示,今年1月,廉江市按省要求整顿生猪屠宰市场,但考虑到上半年猪价较高,政府没有强推,直到猪价回落后才实行。根据《食品卫生法》,各镇定点屠宰场对肉类质量负有主体责任。也就是说,如果猪肉出了问题,将直接问责当地屠宰场,而不是问责屠商。

据介绍,此前,有部分屠商在凌晨突然送来生猪,将一些老龄猪、母猪等当作普通猪,以次充好,严重影响猪肉质量。因此,为杜绝生产环节中可能出现的错漏,当地取消代宰制,严把收购关。

有观点称,为了保证生产流程中各个环节的安全,管理方要不断升级屠宰场配置,管理费用也不断提高。除了购买、运输、屠宰生猪等开支外,每斤猪肉的价格还需承担维持屠宰场的一切运营费用,包括屠宰场的日常维护、收购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雇佣工人和执法队等。

但一些屠商并不认同。在他们看来,屠宰场取消代宰业务,进行“统购统批,强收强批”,是为了将所有中间环节归屠宰场及其管理方控制,涉嫌垄断经营。

一些屠商指出,2011年颁布的《广东省生猪屠宰管理规定》第十五条明确规定:“生猪定点屠宰厂(场)可以接受客户委托屠宰生猪”。

对此,李家集解释,2011年颁布的《规定》第十五条是在1998年《规定》第十九条“定点屠宰厂(场)应接受客户委托屠宰生猪”的基础上修改而成。从“应”改为“可以”,是不再把接受客户委托屠宰生猪作为定点屠宰场的法定义务,屠宰场管理方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是否接受代宰。

屠商认为,根据2016年国务院新颁布的《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第十九条:“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不得限制外地生猪定点屠宰厂(场)经检疫和肉品品质检验合格的生猪产品进入本地市场。”因此,他们从广西购买猪肉回廉江出售,或在两省交界的地方出售猪肉,同样符合国家规定。

数学问题

  谁赚了?谁亏了?各有一本明细账

对屠宰场强行取消“代宰制”,推进“统购统销”的做法,部分屠商质疑:承担公共服务职能的屠宰场,已成了产业链上的利益中介,是最大的获利方。

对此,和寮镇供销社的吴主任表示,集中屠宰是政府规定的行为,屠宰场从中并没有赚到钱。他算了笔账:以一头200斤重的生猪为例,收水价格为7.8元/斤,宰杀后净重为168斤,扣除各种税收、管理费及收猪补贴,平均成本约为10元/斤,11月17日对外批发价为10.8元/斤(长白),利润只有0.8元/斤。

吴主任表示,新政策实施后,当地屠宰场实际不赚反亏。因为整个供销社有18名员工,工资为1700元/人,另外还需要支付5名执法队员工资1600元/月,每天2000元的无害化处理费用,以及遇到一些病猪、死猪情况时亏损费用,“这样算下来,我们并没有赚什么钱,甚至还亏2000块钱”。

但在屠商看来,供销社请那么多员工并不合理,且正确的计算方法应该以300斤一头猪为例,7.5元/斤的收水价,毛猪直款2250元,杀了以后净肉265斤,以11.3元的价格卖给屠商有2994.5元,扣除一些费用,一头猪还净赚五六百元。“我们一天卖半头猪也只能赚一两百元,甚至更少。”一位屠商说。

和寮镇党委委员吴玉新则认为,矛盾的焦点,就在于集中屠宰后损害了屠商的利益。“原来代宰,他们通过压低收购价等办法,一天可以赚几百元,但现在赚不了。”吴玉新说。

而李家集认为,屠宰场是食品安全第一责任人,从安全角度来说,集中屠宰对老百姓是好的,削减屠商利润,也是爱护企业。他表示,不给屠商提供代宰,不等于养猪户没法卖猪,屠宰场提供了两种收购方式,一种是净水收购;另一种是预约登记,屠宰后再进行收购。

利益的博弈,逐步恶化了猪肉屠宰管理部门、屠商、群众之间的关系。

对抗,导致双方互不信任,竞相压价。10月29日,新政刚推出时,屠宰场批发猪肉的价格为净猪肉11元/斤,而到11月18日上午,石岭镇农贸市场上,双方出售带皮猪肉价格均已降为10元/斤,下午甚至低至8元/斤。一名屠商说,对抗造成双方皆无利润,但为了对抗下去,也只好如此。(汤凯锋 泠汐 李能忠)

来源:南方日报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